今天跟丸子說話,不是第一次被說講話會用一些大陸文化的用詞。

想想也是,從以前就是這樣,最近更是寫字都簡繁交雜--
畢竟本來就會寫簡體字,看簡體字就跟看繁體一樣,
再加上適應力比較強,有一定感受性,亂來,好奇心太重,
這樣好像也很正常......?

其實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職業需要的部份我有自覺可以保持住,
其他部分就讓它變化--也不可能變得跟大陸的人一樣,
但也跟台灣人有一點點不同。

就好像從地上浮起的空氣,接觸了另一種花粉,
最後變成別種顏色再飄出去。那是什麼顏色呢?

我不知道,但那肯定是比較特別的東西。
在這人類史上的最後一場大戲,這也許像是點綴式的各色煙雲吧。

不是大陸人,但也跟一些台灣人不一樣。
這樣的人,會是怎樣的人呢?
我想應該還是台灣人吧,本質上是不會變的,
一個人成長的環境,所造就得一個人,那個人的核芯是很難撼動的,
但的確也會有些不同--

不同到什麼程度呢?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是融合呢?還是混合呢?過程有什麼快樂與痛苦?
結果是什麼呢?這個結果又會帶來什麼影響呢?
最後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嗎?

我覺得很幸運,能夠知道這個來龍去脈,去體會這一切。

唯一比較遺憾的是,我很想告訴一些人,一些愛著我與我愛著的人,
這到底這是什麼感受,我到底感受到了什麼,於是變成了什麼。

但很多體會,是無從說起的。
這麼珍貴,卻無法形容與傳遞,甚至無法留存,這多少有一點點遺憾吧......

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人們。
這麼遠,這麼遠,遠的好像再也回不去;
這麼近,這麼近,近得好像隨時都能見到,那溫和包容的笑臉。

這似遠似近的距離,這不曾懷疑的溫暖,
這究竟是什麼呢?這莫非就是,人們善意的結晶嗎?



23:42 2011/9/22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