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夢的倉庫 (16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做了夢。
似乎三個夢都是為了保護什麼。

第一個夢不記得,第二個夢是小溫溫與醫院,第三個夢是最驚心動魄的 。

醫院那個,應該是某人重病,危在旦夕,小溫溫照顧著她,而我也幫忙。似乎、我懂一些藥理,偶爾也會幫忙注射。這段的印象已積很模糊了。

妹妹那段。
那個時空背影拉到了一個未來,這個未來火山爆發,所有的文明都幾乎摧毀;
剩下的只有一堆原本穿著文明衣服,後來也逐漸破爛,一群驚慌的難民們。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限定好友觀看的文章,若您為好友請先登入才可閱讀
做了夢。
這是在凌晨做的夢,因為醒來的時候,腦後還殘留著緊繃的感覺呢。

我好像是暑假,到一個親戚家去暫住,這個家裡有一個爸爸、我的小阿姨、兩個孩子。

而很特別的是一個黑髮的少女,大概到肩胛骨的長度,她總是背對著我,坐在輪椅上。她講話聲音總是很輕很輕,穿著色彩柔和的衣服。

每天夜裡,他們都會到社區中庭舉辦一個可怕的儀式--那就是點燃火焰,將輪椅少女反覆灼燒。也就是說,少女並不慘叫,在熊熊火焰中變成一團骨頭,這瘦小的黑骨還會在火燄中抽動。

而這家人圍著這副燃燒中的骨骸,父母很興奮的說著這是什麼黑的白的,似乎是在說燒出來的鞋子的顏色。孩子們雖然也有一點害怕,但是還是用顫抖的聲音,學著父母說話。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限定好友觀看的文章,若您為好友請先登入才可閱讀
今天早上我做了一個夢,都是不認識的人,而且都是外國人,就好像電影食人魚那樣的風景與人物們(也就是說都是穿著比基尼的辣妹+穿著泳褲的帥哥)

這些人呢,在海上的一艘很大的船度假;其中有一個外國辣妹,似乎是被男朋友甩了,很不開心,不知道為什麼心生歹念地決定勾引自己好友的男朋友。於是她似乎想要購買勾引的道具,她去找她的朋友,這個朋友是女性,穿著比較正式的套裝,似乎是賣車子的。

外國辣妹去找這位業務員的時候,她正在指揮一個很大的車,把很多車子裝進去,交貨到海的另一邊。這些車子進去之後,會用一個很大的磁鐵的門,把車的尾巴封住免得車子掉出來。而很多車子是放置在一個架子上進去的,讓這個架子跟車進去、封磁鐵門這兩個動作似乎必須非常非常小心,一個疏忽這些車子就毀了。操作這些的人是車子的駕駛,他一臉認真、把精神全部都投注在這些上面,業務員也一臉認真的不敢出聲,外國辣妹似乎也知道這個的嚴重性因此保持沉默。

磁鐵的門發出很大的聲響,牢牢地封上了,業務員跟駕駛都鬆了口氣,這些車子平安地出航了。然後外國辣妹才跟這個業務員交涉要買車的事情,也許是因為認識很久的關係,辣妹把所有的事情全盤托出,很情緒化的樣子,業務員嘆了口氣,一臉為難但還是為她推薦了一台深綠色的車,這台車與辣妹的金法非常相襯。

業務員拿出一張單子,這張單子上面寫了這部車本身的金額、跟一些稅什麼的,這部車本身的金額印象中是1XXXXX,但是含完稅跟雜七雜八的費用後,在單子的最下面變成31XXXX(詳細的我忘記了),辣妹皺了眉頭,業務員也不說話、露出一臉希望辣妹打退堂鼓不要買的表情。但是辣妹掙扎了一下,付費在那張單子上簽了字,業務員嘆了口氣,把單子拿了過來也在上面簽字,兩個人簽的都是英文。業務員嘆了口氣,跟辣妹說這台車是妳的了,也不多說什麼便走了。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一個夢。
有一家人,是外國人,他們非常的優秀;
父親與母親都是軍人,外型很好、基因優秀,
育有一男ㄧ女,這些孩子都像天使般可愛,是完美的家庭。

母親具有優雅細緻的美貌,淡金色的頭髮。
皮膚白皙、白裡透紅,修長的身形,溫柔的弧度;
櫻花花瓣般的嘴唇,唇角永遠是上揚的弧度。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了夢

第一個是關於遺產
有一群人在大宅之中,聚在一個房間裡,這個家的長者去世了;
他們在討論遺產的事情,而這個房間是長者的書房,
氣氛不是非常的好。

但是就在要開始爭論起來之前,他們發現了一捆貼紙;
精美的貼紙,好像可以拿來做類似手工藝的東西,
這些貼紙還有一本型錄,長者似乎直接把型錄上的貼紙買齊全了。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了夢。

一個小女孩,在一個班級上就讀。
這個小女孩身分很尊貴,似乎是某種類似公主的存在,
有一天、他的父親也就是老師,發現自己的女兒非常缺乏常人的常識,
因此、命令全班必須輪流擔任這個女孩某個題目的老師。

第一天, 是一個週末假日,由一對男女先來教室。
少年身高很高,身型挺拔,似乎是很短的黑頭髮;
他教導女孩的題目我不記得了。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傷心醒來的夢。
不過具體是什麼不太記得了,
只是好像所有人都的人生都照著時間流動著,
只有我停在原地不動,被所有人告別。

然後,好像是很長的頭髮,綁著黑底暗紅花的緞帶;
那些暗紅色的花紋,具有光澤,像是不健康的血還沒乾掉的顏色。

很大的蝴蝶結、垂下來的也是很長的緞帶;
緞帶上有著黑色蕾絲滾邊。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了夢。
應該是北方的國家,在山區,
是在荒山裡,枯黃的草樹、亂七八糟的枝條,
那樣的山區裡面有一部卡車在顛簸的山區上行駛。

卡車前座坐了一男一女,都是成年人,
他們神色倉皇疲憊地換手駕駛,沉默的往前疾駛。

在後面的車廂裡,作了兩個大約八九歲的女孩子,
她們依偎著彼此緊縮在車廂的角落,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ㄧ個有平行世界的宇宙,
A世界與B世界,身分或個性會是反過來的,
也就是說,在A世界是流氓的人,在B世界就是老師或教授。

在A世界有一個少年,他居住在貧民區的ㄧ間破舊的木頭房子裡面;
他有個酗酒會打人很糟糕的爸爸、陳天渾渾噩噩沒精神哀怨的媽媽、
還有一個形跡浪蕩的妹妹。

他很愛他的妹妹,卻時常感到痛心。
他很擅長一些科技的事情,能夠用廢料組裝出非常棒的機器人,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做了一個夢。
一個女孩子,在暑假或著放長假的時候,
到了鄉下,她的母親似乎來自於一個稍微有點歷史的世家。

老房子很大,很多設備都是古舊的,好聽點是懷舊,難聽點是有點不方便,
女孩子洗澡的時候,甚至沒有什麼隱私,不過女孩子本身好像不太介意這點。

老房子很多人,母親的親戚、親戚的孩子,
進進出出的,女孩子在客廳待著,光一個晚上看到的人,讓她連知道誰是誰的時間都沒有。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一個漫長,很多地方都不清楚的夢,只有某些地方記得.

首先,那是一個古代的國家,衣飾、宮殿,還有竹林,
看起來是東方,帶點異國情調的中國.

那裡的人們,基本上是人類,但是居住在宮殿裡的人們,
都帶有一些傳說生物的血統,比如神、龍、蛇等等,
每個每個都是俊秀好看的人,而且、都是男性。

這個宮殿裡有個王子,好像喜歡上什麼人,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做了夢。
惡夢,場景並不可怕,醒來卻很害怕的打開燈才能安心睡著。

ㄧ個用磚頭堆砌起來的古堡,好像縮小好幾倍的台灣古蹟、
也很像複雜三倍的阿公家,不大不小,要奔逃起來很容易被抓到。

有個小孩子,在夜晚的時候獨自呆在古堡中;
那個時候的時代背景,似乎很多人突然的死去,誕生很多很多的孤兒。

很安靜,那個孩子非常驚懼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中生出怪物,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夢,非常優美的夢。

ㄧ個高中女孩子,因為意外突然死了;
她睜開眼以為應該是ㄧ片漆黑的死亡世界,
但卻意外的是個色彩豪華夢幻的空間,
ㄧ位相貌美好的青年對他溫柔地微笑著。

青年就像王子一樣,是那樣的氣質;
俊秀的面貌,金色的頭髮,ㄧ直不會長大,
身高比女孩子還要矮一些。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一個夢,奇怪的夢。

ㄧ個少女般清秀的男生,應該是大學的年紀;
身體顯得秀長單薄,雖說是男生,卻是會掀起別人保護欲的那種。

另外一個男生,是像唱搖滾般的那種人,
臉看不太清楚,只是散發著瘋狂的氣息。

唱搖滾的男生,笑得很幸福快樂,牽著秀氣男生的手,
要他去打開一扇門,很像是他們以後要同居的地方。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夢。

第一個夢,是在台灣,很像戰後的時期;
有個很普通的女孩,那是個甚至該說稍微有點笨,長得並不好看的孩子。

她還依稀記得戰前的生活,好像做了一場混亂的夢;
醒來的時候爸媽與大多數的長輩都因為戰爭死去,
她與她年幼的弟妹,必須在飽受戰火蹂躪的城市裡生存下去。

於是她做盡各種低賤的工作,時常微笑,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一個時間很短,嚇起來的夢。

好像是ㄧ個幼稚園還是小學的教學旅行,
有許多穿著藍色吊帶百褶裙、白襯衫的小學生上了某艘郵輪。

但是這個郵輪很快從豪華度假變成恐怖的殺人場;
就好像大逃殺ㄧ樣,陸陸續續有老師與孩子死去,剩下的孩子也開始變得奇怪。

第一個浮現的場景是,一個冰冷的房間,
牆壁是淺淺的藍帶上ㄧ些綠,還有ㄧ個大大的鋼床,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了夢。

這個世界音樂似乎可以操縱空氣,
讓風狂亂、亂石紛飛,但是能夠做到那樣的人並不多。

擁有那樣的能力的人,首先是要可以純熟的操縱音樂;
然後要喜歡音樂,或著被音樂所喜歡。

本來這些人不把這能力當一回事,
甚至對每次演奏時身邊的異相感到困擾,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了一個夢。

第一個夢是三個女孩子,似乎那是一個軍事的訓練;
開著直昇機的女孩子其實沒有實習過,
這是第一次開,活生生地從高處一直垂直下墜,
直到最後才飛騰起來,其他兩個女孩子,一個很鎮靜,
另一個就笑著罵她,這個女孩子活潑善良,頭髮好像是淺橘帶金的顏色。

但是後來畫面一轉,中間略過好大一段。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