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了,現在是大約八點,可以感覺到外面的太陽很熱;
GP家老是讓我想到以前在台南,某人住過的第一間房子,
也許是因為冷氣的關係--平常不捨得開冷氣來了,
只要我去了,就二話不說開冷氣。

我非常幸運,一直都知道這點.......
可是呢,還是無法抵禦回憶的追擊,
大概是懷念,懷念,很懷念。

從大陸回到台灣,因為飛機延誤飛行的關係,
看到了兩個地方不同的夜景。
大陸的夜景讓我覺得,疏疏落落,
幾條主要的幹道看起來燈火通明。

而台北的夜景很美,也不像東京那樣密集,
但哪裡都有燈火,看到的時候我就想--
如果我的命運讓我在大陸消磨時間,
付出一切,那我願意,但是死的時候,我希望死在台灣。

回到台灣的時候,雖然好熱,但是非常壞念;
這些熟悉的文字,熟悉的場景,讓我懷念得有點想哭。
有點陌生但又不是那麼陌生,這種感覺很難形容;
我想這不能用愛或不愛來稱呼,不管這片土地如何,
不論國運怎樣,我在這裡長大,走過許多地方。

在這些地方,發生了很多雕塑我的生命與靈魂的事,
還居住著我離不開的人,就只是因為這樣,
離不開它,希望它好好的,一直好好的,
這就是母親的感覺吧--不是祖國,而是母親,就是這樣。

離開了一些時候,再重遊故地,回憶是會一湧而上的;
這個體驗讓我覺得,可能再也無法回到高雄與台南,
我在那裏度過了那麼幸福的日子,但這些幸福的回憶,
因為已經變成回憶了,對我來說變成了酷刑,現在可能還無法承受這些。

好,不論如何,日記應該寫一些具體的東西;
在丸子家睡得不好,首先因為那不是我很熟悉的人與環境,
這是正常的,很早大概六點就自己醒來,
跟丸子與GP在很有名的豆漿店吃了早餐,
中式早餐非常美味,跟熟悉的人一起吃熟悉的味道,又更美味了!

吃完早餐之後,拖著GP去三重剪頭髮;
順便護了一下--弄完之後去鮮跟大家一起吃午餐,
吃了韓式料理,就是以前跟雅雯還有丸子一起吃的那間。

元大 佳蓉 柚子 吉米 小淵,都還是老樣子,
但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心理因素的關係,
我總覺得他們有點沒有精神,有什麼跟以前不一樣了。

吃完午餐之後,奔赴姊姊的婚紗之約,
見到之後喝了星冰樂,豆漿草莓冰沙果然好喝!
主要是因為豆漿的關係,她很好的調和了草莓與冰沙。

到了婚紗店,試了一些禮服,果然不太習慣成熟的款式;
最好選了一款邊邊有緞帶點綴的,他的問題是裙襬很長,
但我想這個問題到時候在解決吧。
禮服這種東西,真的很講身材,我得努力囉~

很快地解決了婚紗,在路邊一家涼品店吃了小涼品;
很好吃呢!而且阿伯非常可愛!!
讓我想到台南...或著是高雄的燒冷冰。

然後姐姐去找Betty剪頭髮,我就走到了華陰街買我的皮夾;
最後以1550買到了皮夾,真皮長長,重點是罕見的很扁~~
終於讓我買到了!夢寐以求的皮夾!

順便跟老闆探聽了一下換台幣的渠道,
老闆跟我暗示了銀樓跟台商--這個問題慢慢來吧。

路上看到一間帽子店,很便宜只要228,但是想到其實我也不太戴帽子;
遮陽的帽子其實我已經有了,好看的帽子,我可能很懶惰顧頭上,
所以就算了,現在買東西好像不那麼衝動,以能不買就不買為優先了。

買好了之後走台北地下街,現在也會看地圖了;
路上到雜誌瘋看了畫冊,問了GP會員卡可以打折,
決定晚上跟他會合之後,用他的會員卡再買。

然後回到鮮滾動了一下,大娘來拿水~~
很可惜因為時間很短,無法深入談什麼話題,
下次回來特地排時間吧--每次都覺得時間不夠用,
想要見的人實在太多了。

接著跟夢慈 孔姊 紫倫去吃了火鍋,
本來想說只會跟夢慈吃呢...乾脆下次去住她家好了?
總之跟編輯吃飯是很長知識的,我想一下大概聽到的有...

1.鬼太郎之妻非常好看!
2.菜籃族,也就是看傳統言情的菜籃族,是不喜歡看穿越的;
 因為覺得很不現實。
 不過如果是穿越之後馬上談感情,而不是穿越後的那些生活,
 這樣就看。
3.妖舟的文筆比紅淵好,她雖然寫穿越,
 但是寫感情的部分是很精彩的,可以讓不喜歡看穿越的人忽略穿越。
4.可能是歷練的關係,紅淵的文筆還是脫胎自動漫的,比較年輕。
5.bxb像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是某天某編找BL的時候,
 看到這篇不錯讓孔姊去看,孔姊就去聯繫了作者。
6.封面與畫家的關係,編輯在封面設計時,在封面加入某個元素,
 還有畫家對故事與指示的理解深度。

大概是這樣吧,跟編輯吃飯是非常有趣的!
我很喜歡跟編輯吃飯呢~~特別是用心的編輯,
他們的心得總是字字珠璣的。

吃完之後,跟夢慈去聊了一下,令人震撼的事情是,
那個不思議工作室,果然是阿前跳槽去的,
而在那裏的人不只阿前,還有佳芳 謹婷 另個我忘了;
這讓我非常驚訝--居然有這麼多人!難怪名單我都看過!

一個人跳槽也就算了,拉著別人一起跳槽,
然後因為知道原公司的很多事情,所以拿來抹黑攻擊,
這種破壞力是非常可怕的--很可怕呢。

道德上我不太喜歡這樣的做法,
不過在商業上我覺得這很合理,
可憐的就是那些作家,以為自己跳進了一條清流,
殊不知只是明髒變成了暗濁--也許知道也當作不知道吧。

不論如何,出版業真的是一個,表面美好夢幻;
但是裡面反方向的,能多骯髒就有多骯髒的地方。
大概娛樂業都是這樣吧,內容歸一回事,商業運作又歸一回事。

以後究竟會如何呢?我還是抱持著期待的態度。
同時我唯一擔心的是夢慈,她太乾淨,不知道能不能忍受這種事;
她幾乎為了工作犧牲了自己的私生活,我想了一想,
如果有什麼痛苦的事情發生,她可以依靠誰,於是非常擔心。

她最有可能成為這一切的犧牲品,
這是我能想像到最壞的事,所以我非常擔心。

其實商業就是這一回事,我擔心的只有夢慈。
她是如此的單純執著並且認真,並且已經幾乎沒有可以依靠的人,
最有可能成為犧牲品,於是我非常擔心,
希望她可以離開這一切--這個

循環裡沒有半個能或著會為她想的人,
一個都沒有,也沒有為她這麼做的道理。
這個循環的情勢在我來看,對她來說太嚴峻了,
如果你關心你的朋友,會希望他去打一場沒有贏面,
就算贏了還可能回國被處斬的戰爭嗎?

不論如何,在鮮看了一本小說,
回到鮮走動就好像跟以前一樣呢,很懷念的感覺,
離開鮮之後在樓下買了一杯飲料,經過西門町裡面到雜誌瘋去,
這些熟悉的路以前每天都走得,這種悶熱的天氣也年年經歷的,
好懷念阿,那種奇妙的感覺,無法形容。

到雜誌瘋媽媽打電話來,說了一陣之後剛好GP也出現了,
看起來很寡言或著很累的樣子,總之買了畫冊--
有一本我也好想買阿,要不要買呢?

然後去丸子家拿衣服,丸子看起來也好累的樣子,
說是頭痛--大家都各種病痛阿~~
接著就回到GP家,第一件事就是拉肚子跟洗澡,
洗完澡敷了面膜,全身都舒服了!

弟弟電話打不通,所以只好傳簡訊,估計也看不到吧?
在GP家吹冷氣~敷著面膜~打著電腦的時候,
感覺非常的安穩跟愜意!因為在舒適的地方,
跟熟悉的人待在一起,這種安穩感跟舒適感,真的是非常棒唷!

洗了衣服~晾好衣服~處理了一些公事,
打完電腦很早就睡了,不知怎地還記得要塞耳塞呢!

大概很累所以也沒有作夢,很早就醒了開始打這篇日記;
今天十二點跟小兔見面,然後一點出發前往鹿港,
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聽說颱風就要來了,希望能平靜結束啊這場~
多難興邦!



上午 09:01 2011/6/24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