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什麼都不想做...雖然做得出來,
但卻什麼都不想做,沉浸在某種程度的怠工中,
我自己是很不喜歡這樣的,但是當陷入這種狀態的時候,
我也很難拔出來...大概是俗稱的,心情不好吧。

今天,應該說,從日本回來之後,獨處的時候會很清楚地看到自己;
看到現在的狀況,知道自己的情況,不知道為什麼,
腦海中就浮現出"形影相弔"這四個字。

事到如今,我已經自己去了以前所不能想像的,遠的地方;
短短的不到兩年,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可是當我停下來,卻覺得自己其實沒有什麼改變,
當然,失去了很多再也不能回來的東西,
也許,在旁人看也得到了很多東西,前進很多。

但,總覺得不是這樣的,我閉上眼睛,
就浮現出穿著白襯衫的自己,抱著一隻白色長長的貓玩偶,
站在道路的中央,四周一片漆黑,迎面看著人來,
然後從身旁走過,不回頭也不開口,依然覺得沒有人會願意停留,
甚至害怕有人會停留。

雖然依然討厭寂寞,但是又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接觸人的體溫感到安心,但是,只要需要的時候吸取一下就好了。

慢慢的,好多人都走過去了,大家都長大了,
跟當初出發的地方,已經走得很遠了。
當然我也已經走遠了,可是呢,總覺得某一部份沒有跟上來。

命運走在最前面,身體跟著一起,心有一點喘但也跟上了,
但是靈魂,或著某個部分,望著絕塵而去的這些人,
不知道該怎樣才好,也許從一開始就拒絕去思考。

看到了各式各樣的人,理解了各式各樣的命運;
好奇心與求知欲也許獲得滿足,獲得了養分,
但是呢,又怎麼樣呢?是為了去講出各式各樣的故事嗎?

但是這些故事,又要講給誰聽呢?
我呢,就算是我呢,在不想講的人面前什麼也不想說;
同樣地,也會有完全不想聽的人。

想要講故事的對象,跟想要聽故事的對象,
剛好是同一個人,這是很困難的,但是我不想去尋找這個人。

我想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妳已經得到了,那麼絕對不想要再失去;
但是一旦失去了,隨著時光流逝,妳就要面臨兩個選擇:
放棄,或著是繼續尋找。

一個付出的代價是可能性,一個付出的代價是記憶與失望的折磨;
隨著時光的流逝,代價會越來越重,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越早做出選擇,越不會那麼痛苦。

不過,不做選擇也沒有關係,因為妳的心,會幫妳做出選擇的;
人在最真實的情感面前,是沒有辦法違逆自己的心的。

命運是無法違抗的天命,它強大到能夠輕易撼動一個人的生命。
意識到這點,就好像隨風飄落的樹葉,沒有掙扎的力氣。




20:27 2011/6/1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