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今天晚上是個意外的夜晚,所以決定還是打一下。

因為主管請假的原因,本來預料今天要格外努力工作;
所以出門的時候做了心理準備,還上了一點淡妝。

但是到了公司,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可以說是平安地度過了一天;
所以到下班的時候,想說今天就這麼結束了,這時候同事們說要去探病,
有一位同事從青島回來一周後才爆發曬傷,雙手紅腫,
去看了ㄧ間醫院沒好,再看一間結果吊了點滴,隔天請假又去吊了激素,
很嚴重的樣子--所以今天同事們提議去看病,我在剛到大陸的時候,
以及平常也受到這位病號同事許多照顧,當然也跟著去了。

去探病的有:我,美術,程式,策劃,前台,共5人。
認路的是策劃,這個人身邊總是圍繞各種科技用品,
當然認路的依據是一台Iphone,說著很近。

於是走啊走啊~先走到一個小超市,買了ㄧ些探病的禮物;
路上經過了ㄧ個小區~當然也有各種民生市集,
看到一些想吃的餅,想說回來的時候買,可惜後來並沒有經過。

最後走了很久,終於到了目的地,這是一個小區裡面的房子;
在五樓,走樓梯上去,一路上的牆壁印滿了許多電話,
到了五樓見到同事,我也同時見到了大陸的房子~~嗯,又是新的體驗!

病號同事雖然看起來腫得厲害,腳的過敏處看起來更像是潰爛;
但是呢看起來精神很好,應該能夠痊癒吧?
我對過敏不是很了解......有這麼嚴重的過敏嗎?
不論如何,正在起過敏反應的皮膚,是無法拿來做測試的,
只好姑且相信是過敏了。

一群人歡歡樂樂的聊了,吃了ㄧ些零食,
這時候我看到了很神奇的東西--像電視一樣的魔法陣是存在的嗎?
而的確是存在的,其中某位同事的眼睛不好,自己施術把眼睛大致治好了,
並且在同時拍了影片,我有幸觀看到了ㄧ些--真的是很神奇啊,
那樣的事情,居然是真實存在的。

然後後來這群探病的人們離開,除了要去買書的美術之外,
其他人都上了計程車,去吃小龍蝦--我就是出於好奇心跟著,
最後我也吃了,什麼是小龍蝦呢?後來查了一下,就是這個!

http://www.baidu.com/search/baike/zhuanke-xiaolongxia/
看起來亂恐怖一把的,不過在大陸吃東西,
真的不要想太多,就會開心了。

同時我學著前台也叫了ㄧ杯傳說中的王老吉涼茶,
因為說是涼茶的關係,以為是像青草茶的味道,
但其實不是呢,出乎意料的清淡,還有點甜甜的~

跟同事們一起吃小龍蝦的過程中,深入追問了一下策劃,
這位策劃感覺很神奇,留學~神秘學~程式~美術~極限運動~
總之就是聊起來的話相當有趣。

大致上來說,聊完之後我理解到幾件事情...
1.在等候轉機的過程中會發生各種事情,也有可能一周在機場睡睡袋,因為無法入境只能在機場內活動的事情。
2.留學生有分玩得很爽的,跟努力念書的;從毛毛開始,到妹妹,然後到這位策劃,還有一些偶然遇到的人,我覺得留學生是一種奇妙又很特殊的人群。
3.極限運動很危險的,摔傷了脊椎的話有可能暫時半身麻痺,要吊起來然後把脊椎拉直,這段時間是會很沮喪的,每天拿針紮自己的腿,有知覺的那天會彷彿世界都亮麗起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關於惡魔與宗教的,只是稍微聊到;
這位策劃貌似有神奇的眼睛,可以看到人身邊的氣,
以外型來論,越穩定的話精神就越堅定,越渙散的話精神越渙散;
以顏色來論,好像越亮的話身體就越好。

當場的人們都很歡樂地叫策劃看自己,我的話...
一半也許也想知道,但是一半想要躲起來,
對這個感到有點害怕呢...我呢,其實不想知道未來怎麼樣,
也不想知道自己現在怎麼樣,可以的話不想去思考。

我自己想的事情,最後再說吧,先把今晚說完;
吃完龍蝦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喝豆漿,所以就去買了;
味道還可以,令人想起以前在台中GP家喝的豆漿。

買完之後跟他們一起去了撞球間,那裡播放著許多台灣的歌曲,
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學的時候,也跟去這麼幾次呢。

跟朋友一起去做了事情,然後很開心的吃了飯,
然後跟去撞球間,想起了溫暖又開心的回憶,
這些這些都讓我非常開心,內心充滿喜悅與溫暖,
今天晚上真的很開心,謝謝這些人。

很開心的時候,我就會把內心的想法說出來,
於是導致了種種跳躍性思考--以前前公司的人們也這麼說過的,
大概是我腦中有許多斷開的線,我自己覺得他們很清楚,
但突然講出來的時候,就覺得很跳吧。

看了一下~在打完第二局左右的時候,我就回家了;
與其說回家,不如回公司,不是很想回家,想把體力耗完再回家。

好,然後接下來可以說是我自己的日記,自言自語。


------------------------


日子能夠一天一天過就好了,有這種開心的晚上就非常滿足;
一天一天,盡職的把日子過過去,然後到終點,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
這就是我的願望。

不論我怎麼想,總之據說我的身體是最健康的,但精神是最渙散的;
稍微有點意外...我的身體這樣叫做健康的嗎?
的確可以說是健康的吧,壞掉的地方都不危及性命,
除此之外的部分都很健康--應該是這樣去理解的吧。

而精神...大概是很渙散吧,嗯~~雖然我不知道精神是什麼,
但若精神是存活意志的根源,那大概很渙散吧,
其實至今我心中只剩下一個強烈的願望,這個願望也不是那麼強烈,
只是只有它可以存在在哪裡,我一邊過著日子,
一邊偶爾想到的時候,想一想要不要讓它變得更強烈呢。

想到這個就覺得有點...所以討厭算命,討厭去追尋這種東西;
有些人大概很喜歡去探詢自己,去探詢自己的未來,但是我不喜歡。
甚至是看到未知的東西--不是很想去想這件事,
有沒有鬼魂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一天度過一天,一天度過一天,結束這短暫的生命;
其實我知道的事情,我內心很清楚,如果要想得話,
只要一秒就能想到,但就是因為這麼清楚,所以不想去想。

多想一分,少想一分,事情都不會改變,
我現在只能專心地想,我要一天度過一天,在每一天中累積細小的快樂,
這樣累積起來,我才能夠好好的活著。

只是,今天,關於那個願望的念頭一起,晚上我就不停地想著這個;
或著是說,我的腦中有一個地方想要想這個的,
但是我不願意想,所以東摸西摸逃避著,但總還是要想,
只是我現在不想去想。

人失去重要的東西之後,要怎麼活著呢?

這是一個課題,但總覺得最近比較常出現;
從看完selina的燒傷的書,從看到了一些事情之後,
這個問號就在我心中浮現,我也許可以找到答案,但那終究是我自己的答案。

但是找到之後又怎麼樣?會活得比較好嗎?
我覺得也許不是吧...一直想讓自己活得比較好,
因為有這個責任,讓自己活得比較好,讓自己比較健康,
現在這是我的責任,我為了某個原因所以要這樣做。

但其實我內心,我內心總覺得我自己,不想要這樣;
我...我內心的願望不能說出來,因為我也不會那樣做。

所以總是想要讓自己活得比較好,因此這個答案的結果,
只是一個答案而已...但這樣遠遠不夠,
這不夠支撐我去走這段路,它需要一個更強烈的理由或著信念。

這個理由或著信念,在我心中呼之欲出;
但這樣好嗎?我不知道這樣好嗎。

我現在的願望就是,
讓我平凡的接近地面,不要引起什麼命運之手的注意,
一天度過一天,迎面而來的什麼都能平靜度過。

這個願望,其實是,很困難的。
這得依靠神的庇佑,所以慢慢地,我呼喚起上帝了。

不是宗教或著信仰,只是我需要吧...
幸好基督教好像沒有規定,沒有信教就不能呼喚上帝之名呢。


0:32 2011/7/21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