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本來很甜很多汁的桃李,變得不甜不好吃的原因是什麼呢?
本來預計吃完水果會有的開心感,在吃完之後沒有辦法得到,這就是失望吧。

「但是水果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在妳的舌頭上,是甜美或是不甜美呀,它就是那個味道了。」

從心裡爬出一個斥責自己的聲音。
幽靈虛弱地對她笑了一下。

從那天之後,就越來越常出現的,自己的幻影。
她覺得自己似乎知道這是什麼……人的執念變成生靈,生靈的執念變成幽靈,而幽靈的執念變成……

「我產出了一只惡靈。」

她對天使如是說,天使驚訝地看她一眼。半夜十二點,躺在樓上的高中生現在已經幾乎沒有清醒的時間,幽靈也幾乎夜不闔眼,是因為疲累而產生的幻影嗎?

「…是看到幻影了嗎?」天使問。

「不、那是惡靈,就好像我的誕生一樣,我既然在這裡了,那她就應該是真的。」

幽靈慢慢的說,彷彿那個惡靈在她的身邊,她的眼神非常平和,跟日常幾乎一模一樣,因而令幽靈感到毛骨悚然──不是害怕惡靈,而是害怕天平的傾斜。

在容易崩潰的時候,有些人有一條線,沒過那條線怎樣的打擊都可以承受,越過了那條就會崩潰、沒有辦法挽回。

「這只惡靈,長什麼樣子呢?」天使心裡想:跟妳那時候,長得像一團霧嗎?

「跟我ㄧ模一樣,跟我現在的樣子、一模一樣。」

「那她出現是求什麼呢?」

「嗯……」幽靈想了一下,她跟那個惡靈相處得也不算很久。「似乎也沒有求什麼,也許是在求真相吧。」

「什麼真相呢?」

「跟我當時的想法,完全不同的真相,她總是陳述她的真相。」

「這讓妳覺得困擾嗎?」

「既然是惡靈,必定有恐怖的地方……這就是她可怕的地方。她讓我無法長眠夢中,清晰的面對這一切…一切。」

「嗯。」

「可是,我們的誕生都是為了要完成一個願望。我不知道她想要完成什麼,但那個的確是我的願望,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都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我們要達成的,都是一個願望。」

「…我想那對妳來說,一定是很可怕的願望。」

天使嘆了口氣,站起來想要去削一只梨子,順便泡一壺熱茶。
她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臨,就好像悲劇會帶來悲劇,不斷地滾動直到命運的翻轉,或是命運的終點。

「她告訴我,一顆桃李的味道就是那樣,只是吃的人決定好不好吃。只要沒有壞掉,就是吃的人不對,她吃了一顆不適合自己的桃李。」半晌,幽靈又開口,天使停下來,沒有說話,只是看向她。

「但是我也不知道桃李的味道,也許他對這個世界上的某個人來說是美味的;我也許奪走了這顆桃李變得好吃的機會,還罵她不好吃,也許這就是我的罪過吧。」

「…只是不巧合而已。而且、桃李不好吃的原因,是因為妳第一顆吃的時候是正餓的,而且放進冰箱還不到一天,時機對了的桃李,當然比時機不對的桃李還要好吃。」天使走過來摸摸幽靈的頭。「只是很單純的事情,不要想太多。」

「嗯……」

不要想太多。
因為不管想得再多,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不該發生的還是不會發生。

空中又出現了與幽靈相同的幻影,幽靈眼睜睜地看她露出了冰冷的眼神、唇稍嘲諷的冷笑,但她也能虛弱地對她微笑。

也許不能稱之為惡靈。
只是剛好不願意而已。


絳  下午 09:49 2010/9/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