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夢。
似乎三個夢都是為了保護什麼。

第一個夢不記得,第二個夢是小溫溫與醫院,第三個夢是最驚心動魄的 。

醫院那個,應該是某人重病,危在旦夕,小溫溫照顧著她,而我也幫忙。似乎、我懂一些藥理,偶爾也會幫忙注射。這段的印象已積很模糊了。

妹妹那段。
那個時空背影拉到了一個未來,這個未來火山爆發,所有的文明都幾乎摧毀;
剩下的只有一堆原本穿著文明衣服,後來也逐漸破爛,一群驚慌的難民們。
我們全家似乎就是那難民之ㄧ,每個人臉上都灰塵樸樸,流露出驚慌的表情。

我們逃到了一個接近火山的地方,路上陸陸續續可以看到許多難民;
沒有一個是臉上帶笑的。

那時,妹妹很小,是粉雕玉鐲的小孩,全世界都喜歡她;
但是有一次,我們有遊覽車坐了,可是那個遊覽車要去的地方,
跟我們不同。

妹妹耍賴不跟我們走,所以我們讓她留在別人的車子上,
但是我們在去別的地方的途中,聽說遊覽車燒車了。

趕回來的時候車子還在燒,妹妹坐在後段大哭,
後段還沒有完全燒起來,但不知道為什麼,全車只有妹妹這個小孩,
一個人待在上面。

爸爸衝進去把妹妹抱出來,半邊的手燒得嚴重,
腫了兩倍並且,皮膚都燒成白色,白裡透著粉紅,好像煮熟的肉。
我們想要救她,但是那環境無能為力。

場景一轉,轉到了城市的夜晚,我在深夜裡尋找水;
抱著妹妹不放,實施著沖脫泡蓋送--明明醫院就在隔壁而已!

但似乎那個世界的沖脫泡蓋送不同,雖然我腦中的確浮出了這五字;
但沖完之後我開始撥掉那些死皮,一開始手顫抖著,
後面就越撕越順--指尖彷彿還留著,那個觸感。

而、最後我手中幾乎是一塊血淋淋的肉塊,
旁邊的小溫溫用很驚悚的眼神看著我,
而我將她送醫--然後畫面一轉,似乎很久很久以後,
剩下我跟已經幾乎是壞掉的妹妹同在一個房間,
我看著她無限遺憾,那時我似乎也老了,懷念從前妹妹健康的模樣。

大概就是這樣。


上午 08:28 2011/1/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