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覺得今天滿神奇的,從凌晨開始就很神奇,所以決定打成文章紀錄之。

首先呢早上做了個夢,是關於復生的夢,
(因為是醒來小解之後做的,所以很確定天已經亮了,天氣晴朗)
主角不是認識的人,並維持了我做夢一貫的風格。
但由於已經寫過了不想再寫之…

醒來之後吃了早餐,吃了午餐,到這邊都很平常;
然後兩點去坐車…看錯車班了所以回家,看一下電視,
玩了弟弟的離子夾,順便問候了下姑姑(+要堂姊的email)
然後搭45分的車到台北,到台北很順地…見到了葉時良的堂姐與表姐,
吃了吉星港式飲茶…貌似與小妖上次過年帶我們去的天星是同系列,緣份是真的很巧啊。

吃吃吃…吃吃吃…提到了一些去留學的事情,
也不是去留學啦…主要是現在待在台灣讓我有點痛苦,
全台灣我最喜歡的地方是台南、接著桃園,
而擁有最豐富的回憶是高雄,漫長的記憶是台北,
且跟葉時良去過太多地方…東部也去過了,剩下台中。

不知道為什麼,儘管、我並不對這些回憶抱持著痛苦,
但看著同樣的風景,今天身邊的人已經不在了,那份心情終究不同;
這份失落,讓我坐立難安……我想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而事實上我也已經有心理準備去渡過這一些,
但儘管如此、我還是、若是有機會、想要先去比較遠的地方。

我希望總有一天,能夠以懷念的老朋友的心情,去想起這一切;
那些回憶終究是幸福且快樂的,一點點的悲傷與痛苦都不想讓它們沾上,
我唯一能夠想像的就是到去都沒有去過的地方,
想像也不能想像的遙遠地方。

大概是因為堂姊,馬上想到的就是德國,想去個三個月,至少順便學學德語也好;
但是今天港式飲茶的時候,葉時良的表姐(對不起怎樣稱呼比較好啊>_<)
提起曾經去英國留學的事情……讓我覺得這件事貌似比較具體了。

我很幸運,總是能夠遇到貴人,這點我感謝上帝;
總之日子總是要有個盼頭,慢慢地朝著這個目標走,我覺得…
朝著目標走的這種日子,比目標更重要,因為走著走著,可能會突然發現有一天,已經可以不難過而懷念著了。

大概就是這樣,真的非常感謝羽珊與這位表姐。
真的是,非常的幸運。

接著…從火車站到西門町,坐公車然後走路回家,
到了門口發現我忘記帶鑰匙了^^”
這時候室友A在遙遠的信義區、室友B沒接電話(事後知道他也忘記帶鑰匙在樓下吹風,並沒帶手機^^”)

於是想解手的我(沒錯我是小膀胱),只好牙一咬去隔壁借廁所了哈哈^^”
隔壁的伯伯人很好的讓我在他們家裡等,順便聽了伯伯的故事,很有意思,但也很長唷……以下開始。

伯伯呢,因為我還沒徵詢過當事人意見,所以特別的姓氏先保密;
這位伯伯經歷過古寧頭戰役,並從大陸撤退來台。

我對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的歷史雖然看過一些,但並不熟悉,
也沒有深究的意思…所以請用比較輕鬆的態度往下看吧^^

在抗日戰爭,重慶轟炸的時候,伯伯尚未從軍;
他是在12歲從軍,當年每家每戶有兩三名兒子的都要被征召,
不去要罰,但去了也並不會給家裡補給,所以常常有一家人餓死的情形。

他從軍之後,跟隨部隊南征北討,最後隨軍隊坐船撤退來台;
那時候是坐軍艦,把黃金白銀什麼的都運來了台灣,
船艦上面搖晃沒有下面厲害,甲板下面(我猜是船艙)晃得很厲害,
坐在裡面的人都吐得七葷八素,這樣坐了兩天兩夜的船來到台灣,
台灣受日本統治五十年,當時他們到台灣,看到女孩子穿的都是木屐。

他16歲來台北,在部隊中努力學習,每天一小時堅持唸書;
一年考到國小學歷、再一年考到國中學歷、再一年考到高中學歷。
他右小腿肚上方有個小小的突起,那是槍傷,槍傷剛好的時候瘸了一隻腿;
他堅持每天跑操場,跑了六天就不瘸了。

住過很多地方,挖過戰壕,
50年代時工廠工資一月200~300元台幣,一碗麵2.5~5元都有;
即使過了三四年後,一月工資仍然是700~800元,
他們並不會去購買汽水(在當年很貴唷)等奢侈品。

他對孩子管教很嚴厲,大兒子在什麼地方上班我忘了,
大媳婦在財政部,二兒子很是成才…講了很多二兒子的事情。

這位二兒子,當時考了三次五專聯考,第二次比第三次多了20分,
考上了台北商專。畢業的時候參加十大公司的考試,考中了七家,七家都希望他去上班。

二兒子選了X寶(對不起我真的聽不清楚),5.6年升到副課長便沒有再升;
於是他便跟經理說他不再繼續服務,要跳了。
經理便介紹他到花寶工作(至少應該是這個音)

後來二兒子被調去大陸,兩年升了課長、再一年升了襄理,
接著調單位便成了協理,一年後成了副經理。
二兒子說不想成為經理,因為經理責任較重,但報酬相同,

二兒子去過很多地方,南京、北京、上海...等等我忘記了,
但這點倒是跟伯伯當年四處打仗很像,
啊、聽說公司調人去大陸的時候,若是不去便解雇。

還說每次開會的時候,老闆便記下各人賺了多少錢;
每月結算、每年還結算,發獎勵。
二兒子當時身價17億,現在6.70億(這個我不知道是我聽不清楚還是怎樣,反正應該是這個音)

接著,伯伯講了汪精衛的事情,這個汪精衛大家一直印像是漢奸,
但伯伯的故事並非如此。

這個汪精衛在日本人打進來的時候,政府決定遷都重慶,
而他在原地不動,與日本人達成合作協議,他不打日本人,日本人也不打他。
(但我想這個協議,日本人應該沒有很嚴格地遵守吧?)

汪精衛呢,可以一目十行,並且雙手都可以寫字,
腦袋非常的好,毛澤東都比不上他。(這是伯伯原話)
他有一天日本人拿一疊文件給他,他看完一張燒掉一張,
日本人怒問他說為什麼要燒掉,他回答說:都在腦子裡。

日本人不信,於是汪精衛便拿了兩隻筆左右開弓、振筆疾書,
很快地寫寫寫,重現被燒掉的文件,
寫了十分鐘後日本人便說停停停,不要寫了。

國父臨終時,汪精衛、毛澤東、蔣介石隨侍在側,國父當時講話已經不清楚,
毛蔣二人聽很久聽不清楚,汪精衛看著國父,兩人對看一陣子,
汪便拿出一張紙在紙上寫了很多字,拿去給國父看,國父便點頭。

而日本人在戰到後期,兵力不足,與汪精衛要兩百萬中國青年做兵力補充;
汪精衛不願意這樣做,他知道這兩百萬兵力一但成真,中國必亡。
於是他跟衛士說,在簽字的時候用槍射他的兩眉之間、往上約1公分的額頭中間,
且必須在簽字的時候開槍,一定要射中!

於是汪精衛簽字的時候,衛士真的照做了,並且在開槍之後馬上自殺;
因此汪精衛不是漢奸,是一位忍辱負重的民族英雄。

以上,大概是這次跟伯伯的談話內容,非常感謝伯伯今晚的收留!
祝伯伯的乖孫順利長大……附帶一提,伯伯有兩位兒子、兩位孫子。

關於汪精衛,我回來之後自然去查了下資料,感想就是…
歷史是一種死無對證的東西,特別是人的為人之類的,
但是呢、若是一個人被眾人指責之後,仍然有許多人堅持將他另一面與歷史不同的故事傳下去,那這個人的存在必定是很有價值的。

不過這樣講也不盡然,有些人傷害了很多無辜的人,
比如說那個引發了地下鐵慘案的真理教教主,我個人就是非常討厭他的──
因為呀,那些無辜的人,被強迫地參予了他的理念,賠上了他們的人生……
這實在是太沒有道理了,這個人並沒有那種價值呀。

毛澤東、希特勒儘管滿手鮮血,是非自有後人評斷,
但他們推動了歷史,造成後面長遠的影響,
這影響有好有壞…各式各樣的,
但這個教主,他帶來的卻只有悲痛的損失罷了,這樣實在沒有意義。

好、總之大概就是這樣,今天我心中充滿了被愛的光明;
當然其他的也寫了很多,但能夠寫在這裡的就是這些了。

對了、在伯伯家的時候接到了葉大哥的電話,似乎會收到喜帖的樣子喔!
不知道能不能穿浴衣去XD(<-在想什麼啊)
九月有兩場婚禮呢,而且很幸運地都錯開了,可喜可賀~~^^
這是個美好的世界,但願就這麼平靜地運轉下去吧。


絳  下午 10:06 2010/8/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