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漫長的故事,有一個倉促的結局。
他醒來之後,慢慢回憶起從前的那一切,很多事情其實都沒有當時覺得的那麼重要,當時覺得不重要的,現在卻那麼重要。

所有的風波都已經平靜,留下他一個人,在時光的流逝中,靜靜回憶。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風撫過樹林的聲音,有好多好多種,不同的風,不同的樹,不同的季節──四季變換,百般風景。

這一切都留給他,只留給他在窗邊,一個人獨享。

「花開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終於看見了幻影,第一次出現是在颱風的夜裡;
一樹梨花被風雨打落,一天一地梨花雨。

站在束起的蕾絲窗紗邊,跟當年一模一樣的面孔,半透明的身姿,對他說了。

「花開了。」

微笑著的女孩子,跟當年一模一樣,只說這句話。
從此他總是能在各式各樣的時間,不論白天或黑夜,聽到這句話。

他知道這可能是鬧鬼,可能是他瘋了。
但他並不在意──他也從來不曾碰觸那層幻影,就讓那個女孩,在那邊反反覆覆地只說一句──「花開了。」

其實他是認識那個女孩的,無比熟悉,他們共度了漫長的歲月;
他認識女孩的程度,恐怕比女孩子了解他的程度還要淺很多,
但是,這女孩的確曾經是這個世界上,他最信任也最了解的人了。

失去了這個世界上,你最了解,也最了解你的人會怎樣呢?
沒有失去過的人,可能沒有辦法理解,那是不會痛的,一下子被挖走的血肉,那是麻痺的。

他突然往旁邊看,就看不到人了,上一秒還牽著的手,下一秒就再也找不到了;

然後開始承受,漫長的記憶的折磨。
從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地方,去尋找熟悉的殘影,但是他知道那是,無望的追尋。

他嘗試過再去了解一個人,再去被了解一次,再去愛一次,再去被愛;
這是他生命中的另一陣風波,所有的風波只為了一個,無望的追尋。

他在旅程的最終,接受了自己的孤獨,活在回憶之中,
逐漸地,這個女孩雖然已經不在身邊,但是她變成了他,這個世界上最了解的人──
無盡的回憶,在仔細與模糊中的細節,她在他的心中變成了一個活著的玩偶,演出各種劇本。

思念是如此的奇妙,即使一個人已經不在了,也還是能夠在另一個地方存在。
他心中無比清楚,這幻影出現的原因。

那麼好奇的女孩,看盡了世界上無數奇妙的風景,
就連路邊的一草一木,在她眼中都擁有獨特的身影。

所以──

「花開了。」

一天一地梨花開,她肯定想要他看見的。
想要握住他的手,站在窗前甚至風雨中,看這一天一地梨花開。




12:47 2011/12/27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ie368s1s
  • ○scl410
    太棒了 找﹉了﹍好○久﹎終☉於找□到硬碟醫院◎幫﹉我♀救○出◎手☉機﹉刪□除照片與我□的修☉理﹎硬○碟﹍隨﹉身硬碟sy5afc NAS群輝§QNAP專□救line的☉對﹎話○記﹍錄☆和聯~絡人簡§訊r3dy4j網址﹉【﹎zzb.bz/1sc63】◇
    多﹍種☉全自□動網路行銷◎軟﹉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