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終於讓我開始打日記了~
從昨天下午就到了旅館,場佈了一下之後,
接到小鹿跟婷婷,跑去吃熱炒,吃完之後就回飯店休息。

熱炒吃完我出於懷念,吃了鹽酥雞的魷魚跟杏鮑菇;
大概是由於很久沒有吃油炸的東西,所以胃很不舒服。

在這種狀況下,我還泡了很濃的草藥茶兩包;
肚子痛舌頭苦的把那些喝了下去--幸好腸胃還是挺過了,
有鑑於上次回鹿港急性胃炎掛點滴的經驗,還以為這次完蛋了呢!

大概晚上一點睡得覺,睡得還好,在睡覺之前,
整屋子的女生都敷了面膜--面膜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

隔天早上大概六點起來,穿壓力絲襪,
這個壓力襪雖然是全腿的,但是因為丹數低,
所以不用反面穿也可以穿得上去。

穿完之後跟姊姊一起去領錢,下小雨,
天氣看起來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原本想過的最壞的天候。

姊姊跑下去場佈,我跟婷婷一起去吃了飯店早餐;
有中式西式甚至還有自助式的擔仔麵,種類來說算是豐富了;
我個人覺得烤過的吐司,抹很多奶油,
然後放幾片生菜,半片黃色乳酪片,一些炒蛋很好吃!

吃得很飽之後上去~然後姊姊幫我搞定臉跟頭髮;
初次嘗試的假睫毛,眼皮上有東西的感覺是很明顯的,
一黏上去會有種衝動把它撕掉,不過習慣之後就好了。

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變好看--其實我覺得還是差不多;
總之我就批著我那件新買的披肩--雖然大家都不喜歡它,
甚至叫它蚊帳,不過它帶給我很大的安全感,所以我還是很愛它的!

東傳喚西傳喚,在伴娘的頭髮與妝弄好之後,
就去接來了小阿姨,接著新娘秘書就一邊弄姊姊~
一邊弄小阿姨~一邊弄新郎,忙得不可開交。

新郎的皮膚非常的糟糕,就好像三天三夜沒睡覺,
又菸又酒那樣的皮膚。不過化妝品是神奇的,
又是補土~又是上漆~把一張平平整整的臉妝了出來。

總之無論如何,算是開始訂婚儀式了,
就是交換六禮~首飾的那些過程,
小阿姨自己準備了首飾,沒有讓姊姊知道,
這個部份是比較有問題的--我不知道小阿姨是出自習俗,
還是出自面子,或是出自母愛這樣做,但不論如何她是做了。

這個小岔子出完之後,具體上就比較沒有出什麼事情了;
姊姊很努力地想要營造一場精緻,稍微具有時尚風味的訂婚,
但奈何一群傳統的長輩,一個半傳統的儀式,一個不傳統的新娘,
在這種狀況下,這已經是很好的了。

可能是因為人比較少的關係,很快就結束了;
我葷桌跟素桌都吃了一下,素桌比較好吃,
喜餅發了十三盒出去,有兩位說要來的賓客沒有來,
紅包只收兩包--我把老爸丟在奉茶杯子裏面的紅包,
雖然姊姊說要退回,不過我想老爸也不會收,問過老媽之後就歸入李金去了。

訂婚結束之後,我本來也跟著姊姊一起回台北;
但是這時候二舅問我要不要跟著他走,
我想趕快見到弟弟,所以我就臨時抓著行李跟二舅跑了。

然後因為爸爸要去台北,我要回林口的關係;
我在三義交流站被交貨到三舅媽車上,
那兩個孩子一樣沉默寡言,大的孩子越來越像三舅,
而小的孩子--我只能說越來越神秘了,不過也進入了ACG的世界呢。

一路上斷斷續續聊了一些大陸的事情,
原來三舅在大陸租了四五千的房子--
我真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的房子。

很快地到了林口,飛快奔回樓上放東西,然後我就到了醫院;
先去萬里鄉吃了酸辣湯麵,遇到了叔叔聊了一下,
被請了一疊小菜--他們現在也有木耳了。

吃完之後到隔壁買口內膏,找不到機車,
問了老爸才知道在另一個方向,到那邊很快找到車之後就去全聯;
到全聯買了很多餅乾類的,算是伴手禮,
出來之後本來要去幫媽媽買水餃,但是車發不動了--
雖然很生氣但也沒有辦法,只好搭交通車回家。

回家之後~~晚餐沒有一個是我的菜,
吃了一點喜餅~切了幾塊西瓜~西瓜吃起來很沙,
居然是哈密瓜的味道呢!

媽媽在看大愛,我稍微把行李整理了一下;
結果從大陸回台灣滿滿,從台灣回大陸也是滿滿,
行李箱真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啊!

丟完垃圾之後去找小溫溫,小溫溫在做卡片;
真是很精細的手工--我可能無法那樣做,
我只能寫出各式各樣的文字,但是我無法做精細的手工卡片。
更何況我現在也沒有能夠那樣做的人了,

我後悔沒有在從前對他更好更好,
在他短暫的人生中,給他更多更多他應得的感動,
我對不起他,這份歉疚與懷念,將因為他的逝去而成為永遠。

然後東邊聽了一些新的消息--
小溫溫的媽媽在苗栗買了一塊地,現在他們假日都會去種樹;
林口的家也沒有賣掉,以後可以留給他們兩個住。

說是林口的家是用來養老用的,
因為需要醫療--而苗栗的家是退休用的。

然後說今年要去家族旅行--這就好像葉家的那種家庭聚會;
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家族耶,真好!

溫媽媽還給我看了一些他的女兒們做給她的卡片;
有許多照片跟另人覺得溫暖的話語,
她對她的女兒稱呼是寶貝,而且有著許多照片,
這兩個女兒是在健康而健全的愛中成長的。

我今天去全聯的時候,遠遠看到非常美麗的天空;
其中有一片雲,彷彿鑲著金邊,仔細看原來是因為,
陽光從他後面透了出來,才使得那片雲如此美麗。

但是,難道因為你看到那片雲,會希望得到他嗎?
只會欣賞它的美麗吧?
所以別人的幸福也是一樣的,那就好像那片雲,
既然可以只覺得那片雲美,為什麼不能單純覺得人家幸福呢?

我從小溫溫回家的時候,就好像小時候難免落寞;
就好像從一個溫暖的地方,要回到冰冷的地方,
溫暖的地方雖然溫暖,但還是屬於別人的,屬於我的,終究是那個冰冷的地方。

不過呢現在我覺得很好,大家都很幸福;
我覺得很好,也許還是有一點點落寞,
但是我知道,我還是覺得大家幸福,是很好的。

然後聽說了溫家妹妹的事情,只是因為掌紋,
也就是傳聞中的斷掌,就被男朋友的母親討厭了;
因此想要分手--我問了一下,
果然是從小到大都沒有被冷言冷語過的女孩,
被愛包圍著的女孩,一但見到鄙夷與恨意,
這種冷暴力,很難忍受呢。

雖然我討厭那種因為斷掌,或是沒有證據的跡象,
就盲目覺得怎樣怎樣的狀況,但還是分手好吧?我覺得。
第一點沒有必要去忍受;
第二點可能無法忍受,我心裡這麼想的。

從小溫溫那裏得到了包包,還有提前得到的生日卡片;
把熊野神社的御守給了她,希望她能戀愛順利。
姊姊也給了我一個包包,這次收穫了兩個包包。

回家之後洗澡~敷面膜~泡茶~現在在等爸爸洗澡,
他洗好之後我就可以去上廁所,然後去睡覺。

對了,在這之前我看了一下工作的事情,
發了一下帖子--我覺得我好像沒有辦法忍受別人的瑕疵;
或著說沒有辦法忍受不承認自己錯誤,被指出了又不願意改,
或著態度很差......不過事實就是這樣,總是要學著去處理的辦法。
但是我知道這是在忍耐,而忍耐是有極限的,我心裡這樣想。

大概就是這樣了,明天媽媽要跟我去找葉媽媽,
究竟會怎樣呢?我不是很想去想這件事,反正順其自然吧!


文閔
上午 12:35 2011/6/26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