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說我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比起前些日子憔悴很多,累都寫在臉上;
但是其實也並不特別累,天氣也很好不是冬天,為什麼呢?
我自己也知道最近不太對勁,也寫了很多東西,但還是沒有好起來,為什麼呢?

用什麼詞來形容我現在的情況?是不知足嗎?

我好手好腳,身體可以說ˋ健康的,父母健在,
也有著就算距離很遠,很久沒有連繫,依然會關心我的朋友,
能夠工作,能夠賺錢,在很遠的地方,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事情,
就算在異鄉,也受到很多人的照顧,過著三餐無憂,無病無災的日子。

但是呢,之前有時候會感覺到的,幸福與自由的感覺,現在不知道去哪裡了;
其實我以前就知道,那種東西的存在,是因為我不斷地去強調它,
所以存在的,也許是因為人造的東西,也會因為那股維持的力量不見了,
就不見了吧--那股機制在我心中,因為存在的時間很短,所以我目前無法再現它。

我很自由,非常自由,想去哪裡都可以,但卻覺得無處可去。
這個世界上我真的想去的地方,拋棄一切也想去的地方,一個也沒有;
懷念過去有無數可以懷念的,但卻一個也都無法回去了,
想到這裡我就想要痛哭,但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這種症狀好像,掉了鑰匙圈之後出現的,在台灣的話很簡單,
纏著認識的朋友,請他買一個給我,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在這裡,我無法那樣做,我就是無法那樣做,
我雖然看起來隨隨便便,但是要讓我非常任性的人,真的是要非常非常的信任。

那樣的信任,那樣的信任,很可悲的是由我的心去選擇的;
連家人都沒有辦法,這樣的人也很少很少,因為實在太少了,
建立的難度也太高太高,所以也不想再去建立這樣的人了。

失去的痛苦呢,知道一次就不想再吃一次,但是只要活著,就會吃很多很多次;
我現在低沉成這樣,講出來的話一定很可怕吧,
但是過了這一陣就好了,只是我還是需要捱過這一陣的。

最近蜂湧而出的心情,叫做想念,想念從前,甚至想起從前工作的日子;
為什麼呢?就連那時候的咒罵,現在都覺得好幸福,幸福得鼻酸?

早上,朋友回到大學,帶來了大學老師記得我想念我的消息,
我非常非常感動,真的很感動--那就好像來自過去的一個禮物一樣,
對現在我的來說,是非常珍貴的東西。

以我踏上飛機為分水嶺,對岸的一切,我的過去,都變成了如此珍貴的東西;
所有壞的,都變成好的,只記得好的部分,無限的溫暖。

可是呢,我有一個很可怕的想法,這樣子,還回得去嗎?
我大學回家的那段日子,真的是摧毀性的風暴,距離產生的美感,
一下子就摧毀殆盡,我從一個人,又變成了一個魔鬼。

就是有那種神奇的地方,在的時候苦樂夾雜,走之後就全部變成美的;
人也是這樣,在的時候只是凡人,離開之後全部都變成聖人。

這些東西好像變成,現在我僅剩的,如果用一個景像來形容我的心;
我的心就好像被狂風地震海嘯摧殘過的城市,
那副殘破的風景,歪歪扭扭地佇立起一些高聳的梁柱,將天空支撐住;
這些梁柱就來自於,那些美好的人們,美好的記憶,
這些梁柱所撐起的天空,讓我能感知異鄉的美好。

沒有這些梁柱,我會變得怎麼樣呢?
如果要讓天空,重新能夠自己漂浮的話,又要怎麼辦呢?
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盡量不去看這個世界,但是有時候,還是依賴這個世界。

這樣無法向前看的自己,有時候我也覺得,很糟糕;
但是呢,但是呢,過去實在太美好了,美好到實在讓我覺得,
我現在是在作一場夢,這個夢很長很長,痛苦的時候,就忍不住望著天空,
皺著眉頭想:怎麼這麼長?

怎麼這麼長?
其實現在我過得很好,真的真的很好,所遇到的人,幾乎都對我很好;
就算在這樣的環境中,還是這樣的我,我也覺得很罪惡,時常都想要扇自己一巴掌。

好糟糕啊,嗯,我想這就是,夏季憂鬱症吧。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