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現在是七點半,待會我要寫一個企劃案出來;
前天晚上,跟以前公司的長輩在上海見面吃了飯。
(雖然並不老,也不是同一部門,
但是我覺得以人生或工作的資歷上,是可以這樣用詞的)

在回家的路上,回想了一下第一次工作的情景;
那時候同時面試了兩份工作,一份是美術助理,
另一份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美術助理那個很快就給我電話了,讓我去上班;
我煩惱了一兩個小時--對當時沒有社會經驗的我來說,
這是一個需要煩惱的問題。

然後那是一個出太陽,天氣晴朗的中午;
我那時候正在騎機車,最後把機車停在了路邊,
印象中是一個工廠的門口,就在那裡打了電話給我第一間公司,
問了請問要不要用我呢?

也許我的口氣是鎮定的,但是其實那時候,
我的心情很緊張,心臟就好像要跳出來一樣,
後來,就進了第一間公司,並且在地下停車場的入口處,
打電話回絕了另一間公司--我不太會說謊,
所以那個藉口真的編得很爛很爛,不過人好像都是這樣,
回頭看的時候,都覺得自己當時可以做得更好,
人要接受這件事情,並且對過去的自己充滿憐惜,
沒有她的努力與掙扎,不會有今天的自己,是她代替自己受苦了。

後來,度過了非常非常充實的兩年,工作上發生各式各樣的事;
當然最後發生了一件,縱貫來看肯定是逆轉了一定路段的事情。

如果人生要走的路有一百公里,那件事,
肯定讓至少10公里的路轉了方向,所以也將會通到不同的結果,
路途中所感受到的,以及所看到的風景,也肯定是不一樣的。

不過如果要問我後不後悔,倒是沒有好後悔的;
因為太過於命運,非人力可以逆轉,
但是對於除此之外的其他,雖然也發生了各種事情,
不果我覺得說出:一直很幸福。
這五個字的時候,我的心是不會發出意義的。

一直很幸福。
雖然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不過啊,若說黑暗是沒有人理解的話,那麼我的黑夜已經過去了。

從天亮之後,總是能夠有人可以理解我的,總是有人照看著我;
即使是在陌生的地方,也得到各式各樣的關愛,
就算每個人都給我一點點,加起來也是很多很多的,
對此我稱為,上帝的關愛,總是在身邊,理解到這點,所以一直一值很幸福。

幸福呢,是理解出來的。
因為經歷過不幸,所以知道自己幸福。
一秒也好,連一秒的黑暗都沒有見過的人,怎麼會知道光明呢?
所以幸福,是用理解出來的,認為自己很幸福的話,就會一直一值很幸福。

即使面臨了各種困境,還是能夠安定地度過;
我以前不明白這點,是在工作之後,甚至是說,
以前理解的一切,直到現在才慢慢地沉澱出它們的答案。

這幾天在看張愛玲的書,我想她的小說,不只是娛樂,的確也做到了藝術;
傾城之戀裡面有一句話:就是那一秒半秒的理解,也足夠她們過上十年八年的安分日子。

我覺得滿有道理的,有時候往往是,一秒的理解左右幾十年的人生;
不過那也是因為,有前面好幾年的人生,才能得出那一秒的理解啊,
就這樣沉積,然後頓悟,改變,然後繼續沉積,一直到最後。

人不是為自已而活的,我是這樣覺得;
除了為自己而活之外,還要為了某個命運所賦予的際遇而活;
這個世界上人這麼的多,總是有一個人會去影響另一個人,
然後繼續這個連環,直到某個巨大的結果。

所以人呀,在那之前可以為自己而活,等到那一刻,
肯定不是只為了自己的--不過呢,好像也不知道那一刻是什麼時候呢?
有時候好像也不是很重大的,可能是在日常中,
慢慢去改變一個人,人與人就是這點有趣啊。

人是如此的多面向,有各式各樣的可能;
所以在職責之外,不要對一個人的面有評價比較好,
就算有評價,也不要做出什麼決定性的事情--
總會有那一天,也許總會有那一天,你會與另一面相遇,
然後學到某些珍貴的東西,至少我覺得,這個世界上,
每個人身上都有值得學習的東西,我總是因此得到許多。

不過呀職責,這真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被下了某個命令的話,就一定會好好去看守那個東西,
至少我是這樣的,這是我從我的母親身上明白的。

我不知道以前的教育是怎麼樣做的,
可以將這份責任感深植在人的靈魂之中。
也許我並沒有那麼強勁,不過,我的確見過那種,
生命中被植入了各式各樣的責任,以生命與取捨去貫徹那些責任的人。

那份堅決與毅力不搖,用美麗不足以形容,
那就仿若佇立在暴風雨中的石像,或是殿後的勇士,
毅然決然,絕不後退的姿態難以形容,若是人有群像,
那是我看過最美最震撼的模樣,不,那並沒有形狀,
那是一種靈魂的形狀,只能用靈魂去感覺到的那個形狀重量以及光芒。





19:48 2011/6/9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