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不會再見到了,卻還是再見到了。
一語成讖的痛苦,有誰能夠明白呢?


[片段]妄想墓園


天使曾經以為,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儘管他們無數次想像過高中生的葬禮;
但那件事一直都沒有發生,以為一切都會好起來,可以回到從前的日子,
好不容易變成了人的幽靈,可以做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守著一直孤單的青年,
過著平凡普通就很幸福的日子。

天使甚至開始尋找,跟隨貴族青年而去之後,就失去音信的女孩;
只是想看看她好不好。

畢竟是曾經一起生活過的孩子,畢竟是所愛之人的孩子;
也許是年歲增長,現在天使想起從前一起度過的日子,雖然染著菸味以及墮落,還有失去所愛的悵然,但卻的確能夠感到一股溫暖。

但是沒有想到,就在這個時候,她見到了幽靈。
幽靈站在她的面前,面無表情,非常平靜,背後是下著細雨的墓園。
一切看起來都這麼平靜,但天使卻知道,絕對是發生了什麼事。

她站在自己剛剛才打開的門前,反覆斟酌著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短暫的沉默之後,幽靈平靜的臉上,很突然地浮現了一朵微笑。

這朵微笑就像是,突然地浮現在冬天的河流之上,
不知從何而來,不知往何處而去,只是為了被人看到而浮現的。

「好久不見,他死了。」幽靈偏頭,那副神情就像是,久病的白鴿回到了天上。
「毫無痛苦地,他回到天上去了。」

幽靈一邊說,一邊說,只是短短的兩句話;
就讓她的臉上浮現出兩道淚痕,皺著眉流下了眼淚,微笑依然掛在唇邊。
就好像有什麼理由,一定要保持那樣的微笑,雖然全身都顫抖著,眼睛也傳達出靈魂瀕死般的痛苦。

但卻還是要微笑著,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堅持。
天使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只能抱住幽靈,感受著幽靈全身劇烈的顫抖,
那冰冷的身體失去了力量,在她的懷中慢慢滑落。

──當年,她此生唯一愛過的女人,那東方的女子,也是這樣死在她的懷裡;
從她的雙臂之中慢慢滑落,溫柔地看著自己,將女兒交付給自己,許下了永恆的咒語。

但是失去生命的冰冷,與傷痛了心的顫抖,是截然不同的。
天使擁抱著女孩,緊緊地又很溫柔,兩人一起滑坐在門口,隔著衣服都可以感受到冬末的雨滴與潮氣。

「妳還活著啊………」

在幽靈反覆地抽氣的時候,天使抱著她,只能說出這句話;
她講出這句話之後,馬上就發現了,這是很殘忍的一句話。

她還活著。
然後她愛的人死了。
她的未來也一起投入了,火焰之中,燒完了連灰也不會剩下。

這是很殘忍的一句話,但是天使還是覺得這句話是對的;
她還活著,她愛的人死了,但是她還活著。

天使以前覺得,幽靈已經從不像是人的虛幻,變成人了;
但是現在,她才覺得幽靈已經真正地成為人。

遇上了怪物,從虛空中成為幽靈;
被怪物拋棄而到遠方,愛上了人,慢慢看不見的人,越來越像人;
最後失去了愛著的人,失去了未來,變成了人。

人就是如此的在,得到與失去之中,喜悅痛苦,然後掙扎著爬起來,過完這一生。

「我會陪著妳的……」

天使在幽靈的耳邊悄然訴說,從虛空之中流浪而來,在夢境的守護下停駐於天堂,然後在一瞬間跌落人間。她停駐在她的身邊,在這個世界,她只能來到她的身邊。

在這沒有人會造訪的墓園,沒有人會知道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這裡,只有她與她,也許她所需要的是時間,也許她所需要的是愛,
但不論是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但也什麼都可以有,一切都不是真的。

一切的一切,都不會是真的,只有時間是真的。
時間在這個不存在的墓園之中,流水般的虛晃著,
雖然知道是很重要的東西,卻無力再去掌握,這個是真的。

而生命會明會滅,愛會生會死。
只是在愛活著的時候,生命已經到了盡頭,這個也是真的。

真實是殘酷的,殘酷的事在墓園之外發生,
遺留之物埋葬在墓園之中,無法埋入土中的,便在地面上堆積著。
天使看著自己所守護的,原本很平靜的墓園,一棟接一棟竄起了,各式各樣的建築。

美麗的建築,轉瞬間變得殘破,殘破的建築,轉瞬間爬滿藤蔓。
天使嘆一口氣,在幽靈耳邊繼續低語,
近得可以感覺到,眼淚爬滿皮膚那黏稠的觸感,溫暖的濕氣。

「會一直在這裡……」

她知道這個墓園存在於幽靈的心中,而她已被捲入其中。
不管去哪裡,都在這裡發生著無法說明的事,
不現實的事,風暴帶著玫瑰的芳香,百合在枯骨的額頭盛開。

而她會一直在這裡。
無法逃脫也不想逃脫,她會一直陪著幽靈,直到最後,直到最後。

愛會生會死。
生命會明會滅。

但只有人自己所分娩而出的世界,不告訴任何人的話,是不會消失的。
直到生命的終結,直到最後。




20:04 2011/3/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icadana
  • 只想說,我很喜歡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