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關於其他

哈哈,有沒有一種跳太快的感覺?
因為我實在沒有別的事情可以說了,怎樣想,也想不太到...就隨意聊聊。

其實我也想不到要說什麼......我覺得,網路文學平台是個奇妙的領域,你完全可以看到一個人的正反面。比如說滿嘴正義的人、手底下做了烏黑的勾檔;寫出美好文章的人,嘴巴說出來的非常現實。

今天我還是不太能夠習慣這件事──但我已經接受這件事,認為這件事很自然。因為很久以前我曾經看過一則新聞,是說外國的總統醜聞,但是儘管人們抨擊他們的私人面,卻肯定他們的專業面,讓他在他的專業舞台上,發揮他的專業能力。

我很同意這點。
全世界也許只有中國,會希望人去做個完人,內外兼修還不夠、祖上十八代還要清清白白──也許是因為過去資訊很不發達、地太大了,透過這種徹底的方式,才能確定大家都在同一種環境中。

不過、在如今的社會,真的有必要這樣嗎?我存疑。
如今的社會非常奇妙,雖說每個人都不是不能取代的,但專業分工也越來越細,今天一個人適合這個東西,但是下一個適合的人,可能就要滿世界的找。偏偏又不是每個企業的體質都能夠承受這種,尋找的時間成本,或是沒有外敵、體質優良可以撐下很長的時間。

私人歸私人、專業歸專業,我個人支持這件事。
但是、可能是二十幾年的教育過於根深柢固,我還是不太習慣那些集黑白於一深的事情,也可能一開始我就知道了我會這樣,所以才取了那樣的工作用名。

而在這兩年間,我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跟許多人接觸,有些人是直接接觸到的,有些人是間接接觸到的。

其中有幾個表裡如一的人,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他們,他們在我手上的事情,我就會想要給他們做到最好──但由於經驗不足,做得不那樣好,這件事會在我心中耿耿於懷,至今還是覺得虧欠了他們。

而自然也有反差很大的............其中有一個女孩,我印象非常深刻。她也能算是表裡如一,但是卻令人惋惜。

她叫作初行,看到她就好像看到過往的我,特別是牙尖嘴利的部份。我其實很想跟他說,這樣以後會如何,但想想過去的我,也許也聽不下去,所以就安靜了,不再回應。

這女孩、在兩年前,還是個會去自己debug來回報的女孩。而那時候寫出來的文章,也可以說是完全反映了她那本性──所謂善良、但是古怪的本性?我想她只是想要受到肯定而已。

那時候她是跟我ㄧ位同事,常常聊天。我說的聊天絕對不是友善的那種,而是耍弄文字去抱怨的那種,從那個時候,她就開始扭曲了。她拋棄了正軌、從另外一個方面去尋求肯定。

如果我不是從一開始、而是從中間去認識她,可能會覺得這就是個怪人。可是不是。我從她一開始、去開創群體評文、滿網站debug的時候我就認識她了。所以這份對比,很令人唏噓。

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我跟他到底差在哪裡?
我想了很久很久,大概就是──我沒有她那種才華,不論就寫文章的功底、寫程式的能力我都不及她。而且我絕對沒有那種耐心與毅力,對與自己無切身關係的任何事情,投注我的口才。

如今這些缺陷,反倒保全了我的世界。
但她的世界有因此而不完整嗎?其實也不是,我想她的世界自成一個小圈圈,不生不減、不垢不淨,她用了激烈的言詞,吸引來了一樣會說激烈言詞的人。

這樣會得到什麼我不明白。
就是因為不明白,才反覆地想要知道,後來我發現,這種好奇本身就是糟糕的。當一個人開始毀壞的時候,就應該忘記這個人從前的模樣,並且對他毫無興趣,才不會被引出那些相似的部份。

我已經好久沒有那樣說話了,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卻管不住我的嘴巴,如今我深感後悔。我認識一個人,他是不會這樣做的,而他也告訴我不要這樣做,如今他無法再這樣告訴我了,我卻還是這樣做了,這是我打從心中傷心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告訴自己、忘記她吧,她實在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好處、所以也有必要去讓他為你帶來壞處,這是一筆注定虧本的買賣,所以聰明的人都不要去做。

我很多時候都是不聰明的人,但若是做聰明人會比較不痛苦的話,我就想要做一回聰明人。我在這邊打了這麼多,代表我很介意,但是我在催眠自己不要去想、反覆地這樣告訴自己。

去打包、去收拾行李、去安排哪些要託運、列出要添購的清單。
去看好看的戲劇、去聽想聽的音樂、躲在被窩裡睡覺。

對了、昨天晚上我做了非常美好的夢,而且來是兩個。我對於人會做夢這件事,也充滿了感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