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夢。
這是在凌晨做的夢,因為醒來的時候,腦後還殘留著緊繃的感覺呢。

我好像是暑假,到一個親戚家去暫住,這個家裡有一個爸爸、我的小阿姨、兩個孩子。

而很特別的是一個黑髮的少女,大概到肩胛骨的長度,她總是背對著我,坐在輪椅上。她講話聲音總是很輕很輕,穿著色彩柔和的衣服。

每天夜裡,他們都會到社區中庭舉辦一個可怕的儀式--那就是點燃火焰,將輪椅少女反覆灼燒。也就是說,少女並不慘叫,在熊熊火焰中變成一團骨頭,這瘦小的黑骨還會在火燄中抽動。

而這家人圍著這副燃燒中的骨骸,父母很興奮的說著這是什麼黑的白的,似乎是在說燒出來的鞋子的顏色。孩子們雖然也有一點害怕,但是還是用顫抖的聲音,學著父母說話。

而這輪椅少女,不知道為什麼又會變成完整的一個人。也就是說,在每夜中不知道經歷多少次(一晚不只有一次),經歷這個被點火、燃燒、化為骨骸的過程。

而我每夜被迫去看著,到了最後的前一夜,看著那反覆灼燒的少女,終於忍不住尖叫出來。

暑假快要結束了,在壓抑的氣氛中,贏來最後一天的早晨。我到燈光有點陰暗的廚房泡了麥片,全部的人都很安靜,父親走了進來,他的眼神有一些憤怒,像是認為大家都不理解他的那種...那種怨恨。

大概是這樣的夢。
那個女孩,雖然沒有看到正面,但我覺得她始終掛著溫柔又冷漠、詭異的微笑。


下午 12:17 2010/12/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