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妳需要一個理由……………


[片段]假想



高中生從夏末之後就再也沒有睜開眼睛。
一整個秋天、大半個冬天,他只是躺在床上呼吸著,而幽靈與白貓就在他的床邊。

幽靈總是溫柔地望著他,握著他的手,並不說話。

「為什麼不和他說說話呢?聽說人最後喪失的感覺是聽覺,也許妳現在說話,他還聽得到喔。」

天使問她,一邊俐落地收拾散落在房間裡該洗滌的衣物,她一進門就在幽靈的手邊、也就是床邊的實木高腳桌上放了熱騰騰的一壺橙皮茶,因為她覺得這房間,實在需要一點偽裝的陽光、開朗的氣息。

「我上次聽到這句話,是在某個孩子的病榻前呢。」幽靈轉過頭來對天使一笑,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她還是一團尚未成型的霧氣。

在平凡的家庭公寓裡、在喧鬧的醫院中、在偶爾爆出一串嚎哭的加護病房中。她印象非常深刻,那母親的聲聲呼喚,就好像孩子真的還聽得到一般。但是那孩子最後還是走了,那張曾經生動的童稚臉蛋,最後與他生前的模樣還是有所差別。

那時候醫生也對母親那樣說。而她知道的,她用自己的身體讀到的,那位母親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會回來。但她還是聲聲呼喚。

她那時候讀到了兩件事情:一件事是,母親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會回來,一件事是,在孩子還活著的時候,母親想要讓他聽到自己的聲音。

「那時候,那位母親明明知道自己的孩子終究會離去,但還是不停對他說話。我後來在想,也許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孤單地度過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在最後的一段路,就如同這段路途的起點,她對他說話。」

「嗯。」

「但我不那樣做。因為我想要告訴他的事情,從來都無法以語言完全傳遞。」

幽靈對天使微笑,她的手與高中生緊緊相握──或著說,她緊緊地握著高中生的手,而明明失去意識不可能控制身體的高中生,這樣被握著也彷彿是他想要握住這隻小小的手。

「是嗎?即使以後會後悔?」天使問幽靈,語氣帶著一絲自己也無所查覺的焦躁,這是因為她長年以來獨自生活,有著千言萬語想要對東方訴說,但這些語言卻無從投遞、化為苦悶的風、化為東方人最常出口的一聲嘆息──命啊。

「不會後悔。因為不論是現在、或是以後,我必定有許多想要與他分享的,但我知道這些都不可能了。」

幽靈的口氣就好像預見了未來。她的確見過,那些曾經是別人的故事,從未想到會降臨到自己的身上──那時候她甚至不是人。

「為什麼妳講的好像即將離別呢?」天使皺起眉頭,她記得自己明明聽到醫生上次來訪說的是:情況平穩,好好照顧可能好轉。

「因為我有那種感覺……冬天、實在太難熬了。那時候我也是,在這個時候遇見他。」

幽靈微笑,很久很久以前的從前了──那破舊的公寓、踩起來吱吱作響的生鏽樓梯。撲滿溶雪的道路,白色的貓咪被高中生抱在手上。實在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回想起來卻覺得很甜蜜。

「妳是在想──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結束嗎?」

「嗯。我有那種感覺…謝謝妳。」

幽靈對天使微笑,然後轉過頭去,溫柔地看著高中生。溫柔的、很珍惜的,那是高中生在失去視力之後,很可惜看不見的風景之一。

『──要是能夠看見,他一定會開心的。』

這個想法在天使的心中如煙霧般升起,而她也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這件事情可能會透過各種方法化為現實,但這些都是她不希望的。

「……如果要謝我的話,之後再謝吧。」

天使默默收拾,拎著衣物籃子走出門去,關門的聲音很是輕微。
她在想一件事情,一件她並不熟悉的事情──在她漫長的人生中,她曾經想並且也盡全力為之去達成很多事情的是東方,而這個人留下了她的女兒而去世,然後她照顧著這個孩子。

也許照顧得不是很好,但這個孩子平安長大,跟接著該照顧她的人離去了。命運呢,若是注定一個人就是要在漫長的人生中,送來一個、再換一個,達成很多任務之後,才能抵達最後的終點。

那她現在所需要思考的…可能就是………



絳  下午 07:06 2010/1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