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一個夢。
有一家人,是外國人,他們非常的優秀;
父親與母親都是軍人,外型很好、基因優秀,
育有一男ㄧ女,這些孩子都像天使般可愛,是完美的家庭。

母親具有優雅細緻的美貌,淡金色的頭髮。
皮膚白皙、白裡透紅,修長的身形,溫柔的弧度;
櫻花花瓣般的嘴唇,唇角永遠是上揚的弧度。


父母都是軍官,階級很高,母親是名非常優秀的飛行員;
他們似乎是在二戰期間,成為國民英雄的人物。

但是母親在倒數不知道第幾次的戰役中陣亡,
母親在飛機裡清楚知道自己的生命要結束了。
全家也很傷痛。

就在舉行著盛大葬禮的同時,在一個野戰醫院;
有一名落魄的,像是教師的人滿身傷痕,
頭上包著零落的繃帶的人躺在床上。

而擁擠的彷彿通舖的醫院中,他的隔壁躺著一名女人;
女人彷彿如夢中驚醒,猛然睜大眼睛,
她就是那名母親。

她正要高興自己又得到一次生命,感謝上帝的神蹟,
但她起身的同時,她的身體離開了與那名教師的接觸,
她的額頭上ㄧ陣烈火灼傷的刺痛,
出現一塊長方形(形狀就像退燒的貼布)硫酸灼傷的痕跡,
還冒出白煙、傳來皮肉燒焦的氣味。

於是她忙亂中抓住教師的手,
奇妙的是那個燒傷不見了,所有痛苦的症狀彷如夢一樣。
她明白自己從此只能待在這個教師身邊了。

這名母親嫁給了教師,過著平凡而普通的生活;
但在戰後,有一天她到超市中買生活用品,
失去母親的軍官一家也在那超市,他們在結帳處相遇了...

然後就醒過來了。



絳  上午 09:18 2010/8/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