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夢

第一個是關於遺產
有一群人在大宅之中,聚在一個房間裡,這個家的長者去世了;
他們在討論遺產的事情,而這個房間是長者的書房,
氣氛不是非常的好。

但是就在要開始爭論起來之前,他們發現了一捆貼紙;
精美的貼紙,好像可以拿來做類似手工藝的東西,
這些貼紙還有一本型錄,長者似乎直接把型錄上的貼紙買齊全了。

大家靜了一下,沒想到長者有這樣的興趣,
於是他們不再爭吵,默默把貼紙翻開,大家留一些自己喜歡的;
而我扮演的那個腳色,在拿去一些之後,
發現了一些用來裝飾邊角的貼紙,想要拿走,
但又明白自己用不完,所以把它留下。

於是大家決定把剩下的貼紙放在這個房間,
作為公用的物品,大家都可以來看跟用,
而我加了一句,可能要編號好好保管。

然後、大家在房間裡平和地聊天,
我餓了開始找東西吃,但是大宅裡面也沒有什麼好吃的,
冰箱裡有一塊似乎擺了很長時間的蛋糕,
我拿出來吃了--爸爸覺得衛生有問題,叫我不要吃。

但是我還是吃了,奇妙的是沒有什麼內餡,吃不到什麼東西呢。

第二個是關於少年的命案
有一個少年,在自家房間能夠望到的對面頂樓上,
被人毒打到深度昏迷,至今不醒。

她的母親非常傷心,對來探訪的偵探說話;
原來她跟她的丈夫,是放棄了原本的工作,來到一座山上開荒,
過程非常辛苦,但好不容易有所成果,卻也招來了壞人。

壞人是個惡毒的女人,就是她叫人去毒打那名少年;
後來這個惡毒的女人被偵探查獲罪證,受到制裁,
母親稍為欣慰,專心地照顧兒子,希望兒子有一天能夠醒來。

但幾年之後,少年也被宣判為植物人,母親非常心碎,
寫下了令人痛心的字句,她很想念她的兒子......

第三個是吸血鬼
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人群之中慢慢地出現一些變成吸血鬼的人;
他們面目發紫,長出獠牙,眼球與眼白更加黑白分明,
他們很是兇暴,已經不是原本的那個人。

有一個外國女人,她與她的男性朋友一同前往某個宴會;
他們似乎沒有在交往,但是交情頗深,
而當初女人的父母,似乎反對他們交朋友--連交朋友都反對。

那部車很大,像是休旅車,上面坐了一個小女孩、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最小。

他們前往宴會回來的時候,男人突然覺得不舒服;
就開始慢慢出現了吸血鬼的徵兆,
而這時這個城市也慢慢出現了這種徵兆的人,很不安全。

男人想要送他們到安全的地方,至少送出城外;
於是努力克制自己開車,其他三人很是害怕,
特別是女人心裡很不捨,難過卻又害怕,還要保護另外兩個小孩子。

男人在路上有差點動口過一次,是對那個小女孩,
但還是克制下來,他卻知道自己是不行的了,行間也發生一些肢體衝突。

於是他在一個比較沒人去的地方席地而坐,
告訴他們快走吧,這時候車窗也都幾乎破了。

女人含淚、心驚膽顫地上車,駕車離開;
但是她發現在肢體衝突之中,汽車上的電腦被扯了出來,
是部桌機的主機。

她嘆了一聲在大公園邊停下,打算自己處理;
她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但這個非得塞回去不可。

就在此時,有一個看起來乾淨的青年,從旁邊出現;
他說要幫她修理電腦,她想了想答應,
但這似乎是另一段慘劇的開始......

大概是這樣~~
記得原本好像是四個,可是有一個想不起來了...
我期間有半夢半醒過,但還是繼續睡,因為不想面對現實...


絳 上午 07:01 2010/8/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