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那樣的風景是最特別的,月亮也總是很明亮的。


[片段]棄物


藉由人類的願望而生的幽靈,會活得比人類還要長久嗎?
如果那個人的願望已經達成,或是死了的話,這個幽靈仍然會存在嗎?
而若是、若是這個人死後,那個願望仍舊沒有達成呢?

──最近幽靈,時常在思考這個問題。

「在想什麼呢?」天使問她。

天使最近手腳很不靈便,似乎是年紀上來了,身體都開始不好使喚;
幽靈在接到消息之後,馬上把高中生暫時找了護士照顧,千里迢迢地一步一扶帶她來到這個遙遠的國度。

於是這間屋子裡,住了一個坐輪椅看不見的高中生、一個手腳不靈便的中年美婦,一隻白色的貓,還有唯一健全卻是從幽靈變成的人。

暖爐的火柴,燒得披哩啪啦響,高中生坐在窗邊,摸著貓咪一言不發。

「在想不知道我能活到什麼時候,也許哪一天就像泡沫一樣啵一聲地消失了。」

「就好像美人魚那樣嗎?」
從天使的嘴唇中吐出的美人魚這三個字眼,彷彿都特別美麗似。
只要是美人魚唱出的歌,都可以迷人心魄;
那麼天使說出的話,都被賦予了美妙的生命嗎?

「也可以像是自燃的人呀,批哩啪啦地很猛烈地消失了。」
幽靈說得很輕鬆,她用的是中文,她的母語,怪獸所使用的語言;
他們並不是特別為了不讓高中生聽不明白,而使用這樣的語言交談,
只是習慣而已──人在使用母語的時候,是最放鬆的。

「喵──」白貓叫了一聲,頭轉了一下。
高中生對牠微笑,手上的動作還是一點頻率都沒有變的,一下又一下,安定的撫摸著,就好像心跳一樣。

白貓的叫聲使得天使與幽靈齊齊轉過頭來,高中生似乎也感覺到了她們的視線,轉過頭來對他們微笑了。

而幽靈同時也對他笑了,安詳而幸福,充滿了愛。

「怎麼、冷嗎?」
幽靈沒有更改她使用的語言,彷彿是腦子跨國際的部份,並沒有運轉。

「不冷,妳冷嗎?」
高中生回她,用的是他習慣的英文,這是他的母語。

「不冷,火爐這邊很溫暖。你在窗邊,是貓咪溫暖你嗎?」

「嗯,貓咪很溫暖。」

兩人微笑著對話幾句,然後各自轉回頭去。兩人都笑得很幸福,天使也跟著笑了。

「我想妳不會像泡沫一樣消失的,當然也不會像是是自燃的火柴。」
天使微笑著說話,聲音彷彿都進入了她的笑意。──儘管年過半百依然像是一朵經典的薔薇,天使是幽靈漂洋過海,至今看作最美麗的女人與靈魂。

在幽靈還是真正的幽靈、混沌一片的時候,她看到的是形體與靈魂。如今她現在可以敘述──美麗並不是很純潔的東西,那是很強韌而繁複的;那玫瑰的花瓣,在重重的藤蔓上,維持著完美的螺旋,重瓣且重瓣,盛放過一整個夏季。

「那會像是什麼呢?」

「妳會經歷一切,像大家一樣閉上眼睛、或是在病痛中迎來生命的終結,就像大部分的人們一樣。」

「聽起來好像不是很好喔?」

「也有很好的部份呀,妳會經歷一切呢。」

天使用她的視線,讓幽靈看向窗邊的高中生;蒼白銷售、在毛毯下露出的腳踝,彷彿只剩下骨頭與一層皮膚。曾經強橫的高中生,變成如此這般模樣,卻獲得平靜,這是他與她無論如何都不曾想過的。

無論如何不曾料想過的,痛苦、傷心、期望、等待、失而復得、還有心之平靜。這些讓幽靈真正成為人。

總有一天,幽靈將會經歷身為人的一切而死去,就好像大部分的人一樣。
天使看著幽靈望著高中生的眼神,回想起她初次見到幽靈的那一天,彷彿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那片混沌已經化為久遠的煙霧,就在那之中,必定有被丟棄的東西,幽靈捨棄了身為幽靈的某樣東西而成為人,而就是那個東西讓幽靈之所以成為幽靈。那個東西已經被丟棄在命運的路途之中,也許有一天會在黑暗中再度抽芽,但無論如何已經想不起來了。




絳  下午 11:31 2010/8/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