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切美好的從前。


[片段]腳步


地獄裡的聲響,側耳傾聽著。
幽靈坐在窗台看著窗外,總是一看好幾個小時,總是在那有月亮的夜晚。

「有什麼好看的嗎?」高中生問她。
但事實上他知道,她看到的東西,他是看不到的。他的眼睛從長夢中醒來開始,便再也見不到現實世界的光明。

「沒什麼好看的,月亮還是跟平常一樣。」幽靈很快地回答,聲音一如以往的明朗。

「那妳在那邊做什麼呢?」

「我在聽聲音呀,風傳來的聲音,地獄的聲音。」

幽靈的聲音帶著笑意,幾乎就像那雙手撫過高中生的臉龐,同時說話那時的音調;高中生清楚的明白那雙手停留在肌膚的感受,溫柔、細小,帶著愛的撫摸。

輕輕地撫摸著珍愛之物,就好像他是她獨一無二的寶藏──而事實上他從不懷疑這點,就如同他清楚知道她與他的相異之處。

「地獄是神曲的那個地獄嗎?」但丁的神曲,描述著天堂與地獄,與聖經一般是西方世界的經典。

「不是,我們東方人呢,跟你們西方人的地獄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一層一層,分隔出善人與惡人,但是、卻也不一定都是惡人居住著。」

幽靈跳下窗台,輕輕的點地聲,高中生追蹤著她的腳步聲,小小的、輕輕地,一直走近,直到那雙手覆上他的手背──溫暖而細小,他所熟悉的那雙手。

「那個地方呢,也會有熟悉的人。我認識的一個人,她所愛的人居住在那裡,所以她等待著前往地獄的時刻,安詳而平緩地過著日子,送走自己養大的女孩、送走自己帶回家的孤魂野鬼,一心等待著前往地獄。並不是一個可怕的地方,跟你們那個充滿了魔鬼的處所是不一樣的。」

幽靈慢慢地講,聲音總是帶著愉悅;她推著高中生的輪椅往屋內走,高中生想告訴她窗戶沒有關,但他又聽到了白貓非常細微的腳步聲,貓咪呆在了窗台上,也許是看著黑夜、或著是看著月亮。

輪椅咕嚕嚕的聲音,很小聲,但是在安靜的夜晚聽得格外清楚。輪子滾動著、載著上面的人通往某個地方──這是一個哲學性的想像,自從失去視力後,高中生有時候會思考沒有結果的東西,但他的結論依然是有幽靈在就夠了。

幽靈推開了寢室的門,把他放在一邊,開始鋪床。從那布料的摩擦聲,高中生可以在腦海中勾勒出她腳步的移動、雙手的動作、裙腳的縐褶、乃至不笑也總是像在笑的上揚唇角。

「那妳若是等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天,會想要去那裡哪?」

高中生在靜默中開口問道,而幽靈聞聲轉過頭來,她的手上依然捏著一角未鋪平的床單。

「嗯…我嘛……」幽靈停了一下。

她想著她本來就並非人類,
最後的結果會跟人一樣到天堂或地獄嗎?會是變成泡沫由天地間消失呢?
或著變成最初的那縷願望、回到怪物的身邊呢?──不不不、她不想回到那個陰暗的地方,但她若是許願的話會有用嗎?

「我也不知道會到什麼地方,那是我無法控制的;而我努力可能會成真的願望,只能說希望會比你還要晚一些吧。」

幽靈的話不算是回答了高中生的問題,但高中生不知怎地已覺得心滿意足,漏出了微笑,那是似乎可以做一場美夢的微笑。

而幽靈此刻的表情,是高中生與白貓都沒有看見的,一種溫和平緩的笑容,就與天使等待著死亡、每天所露出的笑容相仿。

天使安葬了東方、送走了女孩、又看著幽靈離開,而她仍待在那個地方,操著維持生記的毒品生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傷害多少人也不覺得愧疚、度過多少困厄也不覺辛苦,就這樣每天每天浮現出那樣的微笑,等待生命可知的終結。

──而那就是幽靈此刻的願望,只是她滿懷著愛去等待,生命有多長、希望就有多長。




絳  下午 06:30 2010/8/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