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啊...出了很多事情,讓我對工作這件事情,十分痛苦。

痛苦的地方不在於總是被訓話這件事情,
我想、訓話的態度也是有差別的,
總經理的訓話,雖然當時很聽不下去,但是事後卻能夠理解,
的確他是將他認為應該這樣做,就會順利的方式跟我說了,
其實我很感謝他。

但是、聽主管訓話的時候,非常的痛苦;
她總是我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
她與其是在乎事情,不如說是在乎自己的感覺。

特別是在事情艱難的時候,她所會給的幫助,
都要經過難堪的溝通之後得來...
她會開始控制的,都是盯著妳的過錯不放。

我可以認同,總經理所說要感謝一切人的幫助;
這個我可以開始去做到。

但是要面對任何廠商、外部合作對象,都沒有像面對主管那樣痛苦;
因為沒有辦法分享任何好消息,
說了任何好事,他馬上想到的就是流程流程,
流程的確可以遏止問題的發生--但是、
她的方向更加奇怪,似乎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
都會傷害到這間公司。

這樣的不信任感,這樣的沒有做什麼事就被當賊看待的感受;
雖然總經理說,情緒一定要放在最後最後--
但我的主管卻總是並非如此。

也許是台灣人的教育使然,被養成要尊重與學習上層的習性;
但是我的主管讓我產生了認知上的痛苦,
其實我也不見得會怪她,因為凡事其來有自,
她所經歷的一切,會讓她有這樣的反應並不奇怪。

但是、在卑躬屈膝、克勤克儉去做很多事情的同時;
還要面對隨時來自身邊的監控與懷疑,
要克服這樣的情緒,真的是很痛苦的。

甚至、我們主管最近連接要我去做的一切,
都看起來像是在做我不在之後的準備...

總經理說,情緒要放到最後最後。
但我現在放假、在我自己的日記本上,
我實在是想要誠實放鬆一番......

努力著、明明沒做什麼事情,卻還是天天被懷疑;
這種未加之罪,充滿惡意的環境,
這個公司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事情呢?

隨時都令人想離去的這種環境,日漸消若堅持的想法;
--究竟為什麼努力呢?

總經理這時候大概是要回答說,為了我自己...
但是我很想問他們一句,今天做這一切,不是為了公司嗎?
因為你們認為這是為了我自己,所以就要這樣懷疑嗎?

這是一件很可怕、很奇怪的事情,
而且這間公司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同事之間互相都深深淺淺的認識,
這樣認識之後--真的不能說,那個相信的標準是介於職階的。

這個相信的標準界於情緒之上,但總經理卻偏偏要說情緒要放到最後最後。
所以在情緒已躍然紙上的這個工作環境,
那之前之前的東西,都是已經安然無恙了嗎?

最後、我只能說,要求環境改善是愚蠢的,
其實人只能改善自己,我也只能在這樣的環境中,
找到一可以支撐自己的方法。

而奇妙的是,公司明明就是不想要你傷害公司,
所以才不相信你、監控你、懷疑你;
卻因此逼得你保護自己,最後變成不好用的東西。

惡性的輪迴,這不是情緒放在最前的結果嗎?
情緒是個好用的東西,但是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於是我想、我在承受他的苦痛的同時,大概要同時能利用它才能得以平衡吧。


絳  下午 07:16 2010/6/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