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的時候,跟GP去看了個遊行。
大致上就是站在廢死刑聯盟的反面,一個受害人家屬權益的活動。
雖然我不太清楚這樣的活動,規模算大還是小,但還是去看一下…

就廢死刑這件事情來說,我自己抱持反面的…,
應該說、不到反對,但是不認同的概念。

因為呢、這件事情很奇怪呢,明明是A剝奪了B的生命,
A死去了,B卻不需要死去,而這個不需要死去的事情,
卻是由與A無關的任何人去行使的。

那A究竟為什麼要死去呢?
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公平,這件事我雖然明白,
但以法律去強制定義的不公平,不是很奇怪嗎?

這個世界已經逐漸失序,以前覺得不應該的事情,現在似乎都可以的;
雖然、從專制走向民主,也是如此…
進步就代表著改變,人們真的有辦法克制自己的腳步嗎?
逐漸狂亂而快速的變化,人類需要有更加成熟的理智與態度。

而去完那個活動,雖然現場也為了那些激動的家屬而流下眼淚;
但回來之後、想到更多的卻是關於這個腳步。

就好像人有左腳跟右腳、什麼事情的進步也都必須有兩方面的力量;
只有這兩方面的力量都足夠,並且願意彼此傾聽且協調,
才能夠控制自己走向何方。

而力量都足夠這點,是願不願意的問題;
彼此傾聽且協調,就是態度的問題。

現在的人們真的有準備好了嗎?
或著說、是否覺悟將面對如天氣一般加速狂亂的進程呢?

可怕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我所看到的下個世代的人們,
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只有很少數的,才有一點點這種覺悟。

或著說、這個世代也好、下個世代也罷,
差距都非常的大,理智的與不理智的,簡直就是秀才與兵的差別。
兩岸的人們差距又如此之大。

網路又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非常之輿論;
一個人所建立的一切,只要碰上一個很會講話的瘋子,就會在短時間毀於一旦。
人到底有沒有注意到自己就是那個瘋子啊?

我曾經也很會造口業,可以說從國小開始,就是被推出去吵架的那個人;
但是最後死得最慘的人其實是我自己啊……

很會說話能怎樣?口舌便給又如何?沒有辦法意識到自己在造孽,
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而且網路這種東西,快速又便利、輕巧又疏離,
等到哪一天你終於發現自己在造孽,可是很難很難償還喔,那是一輩子的罪孽。

這種可怕的事情…加上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組內差異大、組外差異也大,並且以難以望其項背的距離拉開差距;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造孽還不起。
令人不安的未來啊……



絳  下午 05:03 2010/3/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洛洛
  • 最後嘛...
    人類就會像飛蛾撲火般的急著去自殺 ..
    未來是很瘋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