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醒來,東摸西摸突然很想看漢聲12月的童話全集。
究竟是童年時很想要而不得的影響呢,
還是因為很想回到過去的某些時光呢。

雖然過去回想起來,有許多千瘡百孔的部份;
我把自己弄得千瘡百孔的時候、也把別人弄得千瘡百孔。
也有很放不開的時候,但離開了那個時間,
獨自過了好幾年,特別是這兩年,似乎能夠放開很多東西。

人似乎認為自己獲得許多之後,就會對過去不那樣在意;
而我最近覺得即使是千瘡百孔,但實際上來說,
並沒有壞掉,芯的部份依然完好,被保護著,最近特別有這種感覺。

不論是我固執地封閉著它,而讓它被保護著;
或著其他人、特別是我的母親,對它無聲而持續的保護。
那是一種行為,沉默的力量,而我近幾年感覺到那是一種非常偉大的犧牲。

若是被沉默的力量所傷害,那多半是因為接受體的曲折率高,
影響到對方,然後又很沉默,一路曲折下去。
於是語言是非常重要的…過而不及與缺乏都不好,
能夠適度掌握情緒與語言的人,就具備了過上平安人生的基礎。

付出了半隻眼睛的代價,但我看見更多。
儘管逝去的已不能追回、儘管時時刻刻都感覺到心中的空虛,
懷保著無論如何也追不上的,模糊想望。

但還是一句老話,每個人都背負著自己的病症;
可是呢、新的體悟是,總是被別人協助著,所以才得以保有堅強的心。
堅強的心可以穩穩地懷抱住那些可怕的東西。

也許不應該說可怕…那是特別可憐的,把自己所有的傷心難過都緊緊縮在一起,像是個小孩子蜷縮著身體。雖然時常會感覺到,但是堅強的心可以包裹住它,過上想要去對別人好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那種想要對別人好的心態,
是因為想要對別人來說、自己是重要的,然後自己就能安心呢?
還是因為有著很確定、相信自己是被協助著心情,無論如何也想回報於萬一的那種心情呢?

但前者出自於內心的脆弱,後者來自於堅強的心。
人都背負著自己的病症活下去,所以兩者應該是都有吧,現在我覺得沒有什麼人必須因此被譴責、甚至不應該譴責自己。

那是很正常的,甚至、能夠同時懷抱兩者,是很幸運的事情…幸運嗎?
我也看過因此而活得非常疲憊的人…。
至少可以說是很偉大的…令人鼻酸同時也感到敬佩的那種偉大。

今天應該也是出門吧…最近想要參加一個東西,
文字真的是種偉大的東西,它拯救了我非常非常多,過往的文字也是。

絳  上午 08:53 2010/3/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