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裡,映照出月亮的影子。

非常文藝的一句話,最近少女卻時常想起;
她喜歡上的人,實在是過於夢幻的一個人。

「怎麼了?」

就連轉過頭來微笑的弧度,說話的聲音,都優雅溫柔的好像有一個準度;聽說貴族從小接受的教育裡,包括對人微笑。

但是想想就覺得,貴族不需要練習微笑吧。

「我在想你微笑起來真是好看。」

少女嘆一口氣,搓揉著手上的毛線球。被貓玩得凌亂的毛線球,她家沒有養貓,但是她喜歡貓,於是每次都幫隔壁鄰居捲線球,藉以換得貓咪少餓一餐。

有一餐沒一餐的貓咪,即使飢餓還是守著主人的房子,只是不斷地弄亂毛線球。迎來春天的草地上,開滿了蒲公英與雛菊,貓咪應該很喜歡,卻永遠都到不了。

「微笑就是這樣…很簡單的,要學學看嗎?」

「學學看?」

「咬住一根純銀筷子,是最基本的方法。」

「啊……」

原來真的有這種訓練。
一定要純銀筷子嗎?
這兩種反應差不多同時在腦袋裡響起,就像左腦跟右腦各自起了反應,於是口拙地說不出話來。

「嗯?為什麼很驚訝的樣子?」

就連一聲嗯的氣音,也講得纏綿悱惻,被那雙白皙的手掌覆上手臂的少女,輕輕咳了兩聲才鎮定下來。

「沒什麼、只是想原來你們貴族課程裡,也包含了這種微笑的訓練。」

「很奇怪嗎?」

「你們不需要對誰微笑吧…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見到你們一面就十分滿足。」

「這就錯了…即使是宰相,上面還有一個國王;就算是國王、回家還有一個女皇殿下。」

「那麼你們練習微笑,是為了給那些人看囉?」

「一部分──更大的原因是,能夠笑出好看的微笑,任何時候都很方便。貴族也很懶惰、比大部分人都懶惰,為了能夠懶惰、所以比大多數人都狡猾。」

「你也狡猾嗎?」

「都跟妳說這麼多了,當然是很誠實吧!」

青年覆在少女手上的手掌、十分幼嫩。白皙細長的手指,勾起女孩的手指,一根一根交錯,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

然後他用指尖輕輕地撮著少女的指尖,非常輕微的力道,卻完全沒有顫抖。心意堅定的話,再微弱的力道也很穩固。

於是少女的耳後一點一點紅起來。

「我也不在意妳誠不誠實……」

少女低喃的聲音,消失在含羞緊閉的唇間,牙齒緊緊咬著下唇,忍耐著什麼。青年已經抽出了另一隻手掌,潛入少女在草地上展開的裙間。

米白色毛線球往下坡滾出長長的曲線,蔓延在滿地盛開的雛菊間。
被驚動的蒲公英、望著絨毛們乘著風飛得很遠,一下子就看不見。




絳  上午 02:09 2009/10/9
*The wind and the moon's shado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