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不知道答案的人,其實是很少的。"

"平凡人與賢者的差別就在,平凡人看到錯誤大半很難接受,賢者很快就能接受了。"

我在想...

殘酷這二字的意味是什麼?如果說成為大人的話,
想要成為什麼樣的大人?

如果說祇有軟弱的人會去攻擊人,攻擊的定義又是什麼呢?
軟弱的人是否殘酷?殘酷的人ㄧ定並不軟弱吧?

我不想要軟弱,但是對於殘酷,必要的了解也覺得必要;
想要成為殘酷的人,冷靜的人,但是也想要懂得體諒與寬容,想是好像很多人都說要有。

那麼說要有的人,自己也擁有嗎?
也許大家都有吧,份量不ㄧ定的放在哪裡。

但是那是人天生的嗎?那麼為什麼又說小孩子是殘忍的呢?
吶、對於心中的匕首與隙縫,難道只有我是那樣的嗎?

有人給我ㄧ個...讓我覺得需要沉思的簡訊。

我只是ㄧ個普通的人,雖然有些時候比較奇怪,
可是、也只是ㄧ個普通人,與人深刻相關的時間只能ㄧ陣子、一個人。

所以沒辦法,必須捨棄才行,原來是這樣子。
信任很微妙,信任或不信任的決定也很微妙。

連鎖率牽動的ㄧ切太廣,但是到頭來也只有一個結論,
你不覺得很奇妙嗎?我想、如果可以懂得、可以駕馭就好了。

那或許是人類最大的武器,是真正的蘋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