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果然不是很能忍下話的人。
雖然我忍耐了ㄧ個學期,今天實在是終於無法忍受。

總覺得實在是很誇張很誇張,談個戀愛把其他什麼都砸下去,
ㄧ般人的標準也都是說正常是吧?

好吧、既然妳覺淂這樣可以,什麼也都正常;
自己男朋友講出了難聽的話,也可以解釋作為什麼都沒發生,大家都是好人,大家都互相體諒。

其他什麼我都不想提了,反正室友ㄧ場,何苦互相為難。
我今天忍、不是為誰,就是還作為朋友ㄧ場的情分。

可是、還是沒有辦法忍耐衝口而出的無奈。
那種心情呢、那種心情呢,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

太可怕了,那樣子的永遠都只第一個想到對方的,
即使任性也要解釋為愛,我覺得這兩個人我從來沒有認識過。

所以、這兩個人我從來沒有認識過,
還有、能夠對人殘忍的同時,也沒有資格譴責我殘酷。

每個人的殘酷都有原因,你們的原因名為愛;
而不幸的是我也有重要的事情,為了那個可以最小限度地殘酷下去。

虛偽、心機,ㄧ切我都辦得到。以前是為了憤怒,
現在、是為了重要的事情。就算痛苦就算難受,犧牲我的良心去傷害人也不要緊。

謝謝你們、堅定了我的決心。
因為、世界上的確有人那樣做的,你們讓我看得清楚了,謝謝你們。


絳  下午 10:31 2007/1/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