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特別感謝拉拉在我手上寫得兩行字;
還有燕子後來不曉得為什麼追加的ㄧ個字(笑)

拉拉寫的,手背是快刀斬亂麻,手心是衝。
燕子在手背上跟著寫下了斬......。

我覺得,我的心依然有ㄧ些黑ㄧ片白,
當我拿出黑的那塊做事,那麼我的心是骯髒的,我的手也是骯髒的。

但即使如此,成功了也依然感到快樂;
快樂與痛苦,非常矛盾,但也只證明了我不是個好人、也不是壞人。

也許黑的不是黑的,只是那是別人不會用到的方法;
也許我的天賦猶如一副刀刃。

每人心中都有ㄧ副天性給予的武器,
有可能是網子、鐘鑼、鐵籠,但我的是刀刃。

細小而黑暗的匕首,我是這樣覺得的;
我知道它是我的,它也許不是好事,但也不會是壞事,刀刃永遠都是雙面刃。

我有,良心的底限,至少現在還存在著;
即使我心中有漆黑的網線架著的匕首,還是希望做一個好人。

至少現在,還想要跟大家平安快樂在一起,
也許以後就不再能如此了,人不在了、情境也不在了,所以現在還想做一個好孩子。

感謝這兩人寫在我手上的話。
那麼、即使分道揚鑣也祝福那位小姐平安,讓她還能夠選擇並且好好地走,是我最大的努力了。

作的時候不要想得失,不矜不喜、不憂傷不怨恨;
如果可以這樣,放手一搏,有時候不是壞事。




絳  下午 10:48 2007/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