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消弭心中的黑暗,
那就努力去喜歡光明的部份,控制黑暗的地方吧。

幸而、過量的黑暗與稀少的光明同在;
因而質地上有稀薄與濃稠之分。

覺得講出什麼而心裡不對的時候,那麼必定有哪裡錯了;
而人都會有想成為的模樣,但對於其中的成分又感到懷疑,那就不是應該成為那模樣的。

而我今天終於懂得正直之人的存在必要,
被那樣的人譴責、看著的時候,霎那能夠清醒自己的確是哪裡弄錯了。

而我想"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這句話,於我而言實在是錯了。

我沒有資格講出那句話,也無法衷心認同的。
為什麼呢?因為我才是那個因為被寬容地仁慈地對待,才成長至今的殘忍之人啊。

對自己殘忍的人,是最仁慈的人;
而對自己仁慈的人,其實才是真正殘忍之人。

上帝啊、遲緩在善惡之間而被擁抱在寬容之中;
沉浸於錯誤之中而間能正直之人、過後而能遇到相同和對比之事,是您對我的恩賜。

追根究底就是我無法相信自己,
這才是真正的真相,克服自己最為困難,其他的事並不是那樣令人畏懼的吧。

即使是未講出來的話我也感謝燕子的正直(笑)
但是、我還是覺得不講好像偽善的話,就要真的走向黑暗之中了...




絳  下午 11:07 2007/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ebrides
  • 好喜歡你說的這些話喔一一
    我想拿來貼我網誌XD
  • 悄悄話
  • desumi
  • 啊,時月姊請用^^

    糖糖,是的、我想我是殘忍的傢伙吧> <"
    不過不要這麼沉重嘛:D(拍)

    盡力善良就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