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很長很雜的夢,不過記得也只有一點點了。

夢到在異鄉的夜裡,接到小溫溫的來信。那是一張一張的小方型布片,其中一張貼了她的照片。她寫說,她出國了。

這只是其中一個片段,這個夢很長,長得就像ㄧ本小說。不過可惜的是醒來都不記得了,只記得這是一個很長、經歷了許多,而使得最後心境滄桑,醒來莫名淡淡悲傷。

作了這樣的ㄧ個夢。




絳  上午 09:44 2007/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