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午覺夢到小溫溫。

不知為和在ㄧ間窗戶對過去是牆的房間裡,移動了擺設,
放在正中間的書桌,空蕩蕩的房間。

離開了這個房間搭上火車,遇到了小溫溫,
問她要去哪哩,在作什麼,她並不開朗地回答我說,走了捷徑。

她唸了一個科目叫做,企業管理什麼的,
後面的字眼怎樣也無法聽清,火車上有三個她同一組的同學,要坐火車去什麼地方。

她的那些同組的同學們,臉我是認得的,
好像也曾經在哪裡見過;但終究還是認不出來。

我好像在流浪似地,隨時可以決定方向,當下就決定與他們同行;
似乎火車是由老師操控的,偶爾可以在什麼地方隨意地暫時停下來。

好像是在大陸,長江兩岸的風景,只是江水化為了水泥鐵軌,
在車上,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堆泥巴,我就和小溫溫的同學ㄧ起玩了起來。

結果弄得臉都髒了,火車停了一下讓我們下車處理,
但下車的地方也是面對一片山壁,腳底下是白色水泥。

還是上車,火車繼續開動,只好用火車上的盥洗設備清洗,
他們先過去了我最後,好玩地乾脆把臉上的泥推開,成了滿臉都是。

盥洗的地方有兩個水槽,一個比較大好像洗碗用的,
ㄧ個比較小好像是飲用的水槽。

開放的盥洗空間,走樓梯下來還可以看到上面往下看的臉,
不過那些人我ㄧ個都不認識,也記不明白。

洗呀洗呀水都潑在臉上然後流到地上,
搓啊搓啊掉下許多白屑屑,怎麼搓都搓不乾淨,好像是千百年的角質。

然後我就在這樣從臉上不停搓下白屑屑的狀態下醒了過來,
卻沒有半點驚訝的感覺,只是很久沒有看到小溫溫的臉,還有點不想醒來(笑)



絳  下午 03:57 2006/11/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