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夢。

國中的時候有個男同學,跟我不知為何很有話講;
很容易可以理解彼此的話,可以談論與別人不能談論的話題。

有一天他說,要買ㄧ套房子,從此便不知為何疏遠了;
然後我就變成正常人--跟正常人一樣說話談笑的人。

畢業後過了幾年,看妹妹又順便看老師,就回學校;
妹妹不知為何讀的是這間國中,而這間國中看起來又像我第二個讀的國小。

回學校妹妹好像擔任什麼職務,有特權,中午不必睡覺都亂跑;
她說叫我去哪裡哪裡,她又在忙什麼什麼,總之是很歡樂的傢伙。

所以我就去輔導室,桌上擺著一堆色紙,居然還有我的駕照。
輔導老師是我高職的老師,用同樣的口氣跟我說話:

「那傢伙一直在等妳呢。」

「那裡火災了。」我回話。

大概是這樣的意思,我連駕照也忘記拿就走了;
後來夢裡好像真的知道要怎樣走,走到了一個路。

這路上兩邊都是集合住宅,12層以上的,有點看不到盡頭,
又只見到路的天空那樣的街道。

走到一個住宅進去一個單位裡,整個室內都是燒過的痕跡,
很恐怖,焦黑焦黑的觸目驚心。

然後又走進一個人,男的、整個人都穿黑的,散發邪氣,
臉不記得了,大概現實裡沒有認識。

我望著他他望著我,靜默了好一會才說了些什麼;
我只記得那男的說要重新裝潢這個房子,很有又回到從前的意思。

結果我又走了,還想著打電話給妹妹說拿駕照回家;
下次去那住宅,就重新裝潢中了。





絳  上午 08:29 2006/11/5
Ps.今天感謝糖糖的學弟幫忙修了網路頭,我還以為要整條換掉呢,那可是可怕的大工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