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最對得起天下的方式就是,

不要把關聯之外的人放進心裡。


意思就是這個人已經讓你受過一次痛,就不要再留心。

事後冷靜下來,對方已經好好談過的人例外,人總是有誤會。


所以現在跟糖糖、GP、茂菱、拉拉都還滿處得來。

不禁感嘆時光的奇妙,曾經那樣嚴重閒隙的。


我想,很多事情過去了想通了就算了。

人的相處,其實很簡單。這樣想,日子也好好過就好了。


現在,比起去年身邊真的少些,路上也不用再沿街打招呼。

不過心裡卻覺得很滿足,誰是怎樣的人,都知道了。


如果痛苦的話就不要面對,就像現在我不能理解社辦,

就不要在白天去就好了。不管怎麼改變,19年都平穩也沒有如此動盪,原來也不愛熱鬧,根本寧靜致遠。


對我而言,留在心裡的人都很近很近,不一定要在身邊才能夠相信。

清楚來說,我什麼都不需要,需要的只是心。


我放心的人自然能夠給予我其他的東西,我也能夠很放心,

不知不覺就能夠放出很多我能分享的事情。


終於明白小小的生活圈,完全放心就是我的滿足。

人滿足了就會有血氣,有血氣就得以調體力。


所以呢要靠近請讓我放心,不然現在我實在沒有辦法去接待一個人。

也不是全面大肅清,只是想記下,我的一個想法、一點決定。


因為已經到了底,所以可以很決斷,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為了能夠好好笑出來,現在我願意,付出許多決定。






絳  上午 11:54 2005/10/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umi 的頭像
desumi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