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整天都很累,半點體力都榨不出來。

心虛到不敢承認SMIRNOFF是我的,雖然只是5%的小酒。

醉一次就不再憧憬酒品,只記得那醉酒慢慢慢慢麻痺的感覺。

所以,買醉沒什麼,醉一次就知道了難過。


早上睡得很不安寧,在圖書館醒來,睜開眼覺得一陣空窗。

身體已經惡搞到極限了,不能再糟蹋下去。

感覺哪個地方都像在底線活動,保持最基本的移動力一樣。

姑且不論什麼能力呀課業,我想;

住在外面面臨第一個也是最重大的考驗就是,照顧自己。


今天的月亮像銅鏡一樣,平整圓滿淡暈黃,希望有人把它照了下來。

桌前擺了四個轉蛋一只布丁鼠,房間整理了一下清出很多記憶單據。

有去年聖誕節的節目表、入學的繳費收據健康檢查、所有就醫的紀錄(好多張)、社團寒訓資料袋......

只能說,一切都錯了;但時間過去,對對錯錯都不重要了。

搬家丟棄許多,而那些東西,終究還是留下了。


下午時見到學姐,那應該是難過地盈眶吧。

為什麼全社辦沒有人真正當真呢?是不是不曉得該怎麼辦呢。

全世界的人都是兇手,我只能隨時自省不要讓人成為兇手。

只是,......珍惜人就不要那樣折磨人,讓人為你哭一次,

與平常照顧這人很多次,究竟是否能夠抵銷呢?

暴喜暴怒都是一種殘缺,這疾病太可怕了,但終究是可以復建的殘缺。

成熟是很重要的,如果無法理解自己的缺陷與不成熟,只能給週遭的人帶來負擔。

做人比做事重要,真希望社團裡的很多話可以說開,不然隨時隨地蔓延的不安太可怕了。


屈,下午精神非常不好,似乎發生什麼事情。

嗯,希望平安無事;知道妳不喜歡多抱怨什麼,不過想講人家隨時聽的。(羞)

禮拜四還要拔牙呢,唯一可以期待就是甜甜圈了。

今天的月亮我也很喜歡喔!



絳 下午 08:14 2005/9/19
創作者介紹

Away, Away, Faraway.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