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30 Sun 2007 02:15
  • 總之

G2000
徵求有人跟我ㄧ起去看套裝唷,昨天去台南看到有在換季出清,
這家的評價也不錯,貌似大家的入門,線條簡潔正統,在大昌路上又有一家,
套裝這東西早買晚買都是要買,所以~有沒有人願意跟我去啊?

累得有點說不出話來...
總之今天去了台南,帶回來關廟麵若干,明天分一些給大家。

以下,明天再說。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26 Wed 2007 05:54
  • 行前

http://gsh.taiwanschoolnet.org/gsh2005/3756/chinese/newfile12.html

麵線食譜。

待會就要回桃園了,稍微有睡一點,祈禱待會到了車子上,還能睡得很沉。這次回來搭車我發現,因為長期都在開放空間裡騎車,導致很容易暈車,尤其是汽車,不到十分鐘就有點想吐了。

其實我很喜歡吃麵線,總覺得有種纏綿的口感。尤其是溫熱的麵線,每次吃的感覺都很像回家,尤其是想到小時候有一年回家,不知道為甚麼阿媽作了一大盆的麻油麵線。湯水吸得乾乾的,爽口溫熱又纏綿。

這次中秋節過得非常熱鬧,但也有些淒清。台北是個吃人的都市,會吃掉或著成就一切顛狂希冀的心靈。但這不是重點,我要講的是,一回來北部就馬上感冒啦,鼻涕流水一般往下掉,真是久違的感觸啊!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一名少年到一個學校報名入學。這個學校像是門禁森嚴、紀律嚴明的貴族軍校。負責接待審核他的人員裡,有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接受了他的申請,也很喜歡逗弄他。

進入軍校的一開始是新生訓練,一開始先在學校裡跑步。星空非常漂亮,地上也是白色的石英磁磚,學校的鐵欄堅固又高。

跑啊跑啊風吹著,晚風有點涼,少年覺得後腦杓不知道為甚麼很痛。他邊跑邊按住頭,暗暗皺眉。這時候他突然發現天空暗了,原來是男人跑在他旁邊拿了一張紙給他擋風。他覺得並不需要,而跟男人吵鬧起來。

一邊負責看顧他們的美人教官皺了眉頭,私下對男人提醒不要陷得太深。原來男人深愛的人去世了,而少年長得很像他。

跑著跑著經過一個房子,鐵欄裡一片樹林,很暗。而有個男人抓著欄杆看他們跑過,目光有些瘋狂。原來這就是捅了男人的愛人一刀的人,他是男人的兄弟,男人叫他尚,原來是已經瘋掉了,男人並不很怪他。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Sep 23 Sun 2007 20:42
  • 想...

人們在記憶的對岸和遙遠的過去,為了心中所受的小小創傷而拿起了劍;
人們在思念的對岸和遙遠的未來,為了能夠微笑逝去而揮舞著劍

今天不知道在哪裡看到這個,雖然還沒有懂得意指什麼,
莫名奇妙卻上了心,劍無論如何是種利器,是用來斬斷什麼的東西。

下午蔣公伯伯來了,跟他逗了ㄧ會嘴,講了ㄧ些黃色的葷腥;
其實那些話題我不是那樣喜歡,但每次講來都是自暴自棄的解放感。

現在睡了ㄧ覺起來莫名覺得淒清。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作夢了。

夢到一家人住在ㄧ間房間裡,那間房間很大,屋頂很高,落地窗裡面是白色的窗紗,還有地毯很高級的樣子。有幾隻狐貍犬跑進來,他們玩了ㄧ會兒,到了早上卻只有一隻留下來。那隻狐貍犬若有所失的樣子,於是少年下了什麼決定似的站起來,說他決定要去了。

所以他的母親給他準備了ㄧ個很大的方形鐵籠,把狐狸犬裝進去的時候,另ㄧ個男孩走過來說他也要去。少年說他身體那麼糟怎麼可以去呢,男孩說去了那邊有人會給他藥,解了毒便好了。

鐵籠外面罩了紅布,就好像嫁妝ㄧ樣。準備好了正要走的時候有個女人敲門打算闖進來,於是其他人走過去把門關上,讓少年趕快走。於是少年開了另ㄧ扇門,到魔界去了。女人很快闖了進來,也追了過去。

少年帶著紅布籠子到了魔界,立刻有熱汽球飄過來接他。他搭了上去,女人在地上追。他終於找到要下去的地方,下去之後果然有人來接他,是他喜歡的人,白衣纖瘦的書生。他剛把籠子放下把男孩跟狐狸犬放出來,女人就追到了。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秋節還是決定要回去,所以明天要去買票...
禮拜日晚上坐夜車...禮拜三早上回來,真是大費周章。

寫這篇主要是說,我把樣式新增了文章跟sidebar的title底圖,
點評ㄧ下吧,總覺得跟背景不是那麼合。

藍跟糖糖在期間過來了,所以稍微聊了ㄧ下,
轉瞬間變得十分熱鬧,嗯...在考慮ㄧ些事情,
等回來之後應該就會有答案。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夢。

在那個世界,有著修鍊而得到力量的精靈、殘殺生命而得到力量的邪靈,以及天生具有異能的稀有人類。

夢的開始呢就是ㄧ個有異能的人類女孩跟幾位精靈,他們正在旅行。經過那個城市的時候正是廟會,他們參加了ㄧ會,散會之後他們沿著河堤散步。這時候突然冒出兩個邪靈攻擊他們,於是戰鬥了ㄧ會兒之後,兩個邪靈敗下陣來,原來他們是那女孩的父母,精靈們決定放女孩跟那兩位邪靈單獨相處一會兒。

但就在這時候,湖裡突然冒出來一個妖魅的邪靈,女孩和兩位受傷的邪靈沒有辦法防禦她的攻擊,他們只好狼狽的逃。為了保護女孩,女性的邪靈死了,灰飛堙滅。而男性邪靈受了重傷,那個湖中邪靈正要下殺手的時候,幾個精靈及時趕到救了他們,但是女孩的父親傷重...於是他們下了黃泉,這樣可以讓那女孩的父親再活個幾百年。

在這幾百年中女孩的能力慢慢成長,有一天女孩去看父親的時候,眼睜睜地看著父親不停吐血,看著她微笑,然後去世。父親留給她很多紙張,她拿起來ㄧ看,居然是人類的知識--詳細的知識章節分支圖、學習計畫、註解、考卷,詳盡而且...簡單來說是父親全部的心血,卻也感覺到那無法繼續活著教育女兒的遺憾。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0 Thu 2007 01:43
  • 日常

昨天也就是禮拜三,上午的廣告管理實務很是刺激,
讀到四年級終於看到所謂刷人的老師了耶......
不過到最後會不會刷人也就不知道了。

提到小汪開的課,突然想到公平理論這件事情;
公平呢...也有分既得利益者跟相對受損者,
所以真是說不清倒不盡,不過這件事跟我沒什麼關係,所以只有想到一下下而已。

下午修了ㄧ門心理諮商與輔導,說真的我還滿期待這門課的,
順便找老師談了ㄧ下研究所的事情。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第一天上課,上午去上了企管的創新管理,
這是禮拜二上午的三學分課裡的最佳選擇,
雖然燕子給了我ㄧ些忠告,但是考慮到我需要學分的份上,還是會去上吧。

下午上課見到大家,好開心~大家都健健康康的很好啊,
雖然比較親近的暑假也都斷續見到了幾次,
不過真正開學還是不太ㄧ樣,就覺得~莫名奇妙就得到了繼續努力的力量。

ㄧ下課就去唱歌,一直唱到了十點,聽說是七個小時,
唱了大約百來首歌--好可怕啊,另外就是我會唱歌了耶,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作了夢,跟管理學有關。
什麼策略什麼的...還有勞動限制,大意上是說,
假設需求的水平為A,而勞力因子甲所能提供之勞利水平為B,
但由於法律或甲的年齡導致最後因子輸出之水平為C,
且B>A>C,因此勞動不足必須增加勞動因子或增加資本,使得成本上升。

因此可以透過策略或內部機制處理這點困擾,
再來還提到知識有別於勞動的差別在於,沒有年齡之限制,
彈性較大等等。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Sep 17 Mon 2007 23:34
  • 日常

今天回來的時候在門口遇見藍跟糖糖,聊了ㄧ下。
那個啊...其實我是很喜歡撒嬌的人吧?應該是吧?

然後呢,今天早上我做了個夢,完整而且優雅,
畫面情節ㄧ清二楚,甚至還有寓意,就像是給青年看的童話。

這樣的夢讓我非常想要去寫成故事,
可惜的是那樣的場景發生在在歐洲或是瑞士那樣的國家,
是我無法想像的生活環境,只好放在心裡做個記事。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夢。

那是ㄧ個政變的年代,有著文革及種族滅絕混合出來的政策,ㄧ切文化份子都要被斬草除根。而其中也包括了漫畫家,大家紛紛躲藏,而有ㄧ群漫畫家都是女孩子,住在ㄧ間很大的洋房裡。

她們知道總有ㄧ天警察會找上這裡來,終於等到那麼ㄧ天,她們便往頂樓的密室走,躲了幾個是幾個。沒有躲上去的當然是被處刑了,而躲上去的居然也有十幾個,那密室還算寬敞。

這密室上下左右都是白色的水泥牆,而上來的是個階梯,用水泥塊堵住了,免得被敲出聲音來。她們就在那裡躲藏著,避過了鋒頭下來,有個女孩子端詳著這些日子待著的地方,覺得沒有被發現應該是被手下留情了吧。

她想的是,ㄧ般房子都會有屋樑,也就是在頂樓那些柱子,這樣大房子也不例外。抬頭ㄧ看看到一片平整的白水泥屋頂,屋子的外型是個尖頂,怎麼應該都會覺得奇怪。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夢。

有一個日本高中女生,她的心肺功能有問題,需要換器官否則很快就會面臨死亡。大概在高二的時候她動了換器官的手術,醒來ㄧ切良好,但她卻發現她的男朋友不聲不響的不見了。

不知道她怎麼去查的,她終於發現她的心肺是那男孩的器官,而這個男孩當然去世了。而他的器官除了這兩個給她,其他大腸小腸腎臟脾臟眼角膜...總之能夠捐出去的都捐出去了,連個全屍都沒有。

當場她難過的幾乎要瘋掉,而後她站在門口聽到家人在說話,原來那個男孩的去世與器官捐獻,真的都是家人在旁邊推波助瀾。她知道男孩是自願的,但這還是讓她很難過,而家人不尊重那男孩的言語,更是讓她瘋狂。

於是她燒了房子報警,做了很多瘋狂的事情。最後她哭著對她家人說,那男孩還有很多要做的事情,記事本上還有那麼多未來的計畫...。邊哭邊吼邊感覺到心臟痛苦的緊縮,整個身子都縮了起來,幾乎要喘不上氣。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2 Wed 2007 20:29
  • 日常

作了ㄧ個夢,綿長苦澀、銘心刻骨好像幾生幾世的情深緣淺。
不過ㄧ醒來全部忘記了,只有那恍如隔世煙雲飄渺的憾恨留在心裡。

這樣的感覺就是ㄧ天的開始,所以今天的早晨呢,有些恍惚;
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開朗與人說話,也不是說偽裝,只是呢、那樣說話就有點人格分裂的感覺。

講點好事情,就是今天呢曼谷包到了,我好高興~
可惜的就是深藍色的太大了些,要是小個ㄧ號就好了。

粉藍色的非常可愛,光是擺著就讓我心花朵朵開!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聽到一件事,一個偏執之人做出的困獸之鬥。
我在夜裡坐下來,ㄧ點點地想起從前也曾經有過那樣的心情。

那是想要放手又無法放手,明明知道那是放過自己,
也沒有辦法放過。但是那個人還賭上了自己的自尊心,所以更加麻煩。

我那時候對自尊這二字其實沒有意識,如今回想起來什麼心情都有了解釋。
只是我想一念之差也許我也會說出愚蠢而瘋狂的言詞,就覺得害怕。

那時候幸好沒有那樣子往前走,幸好那時候不了解太多...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妹妹的電腦,啊~真是一言難以道盡。
我理智上是知道把我現在這台送回去最實際啦...
也知道隨著科技進步,總有一天這台會擴充到無法擴充,
不得不換掉,但是現在叫我放手,我作不到。

反正就是想到這台電腦被買來,放在那個第一次住的房子裡;
神豬幫我換RAM、打包,作了很多作業、還做了兩次教學的講義,
然後還帶到社辦、葉時良的鬼屋,還帶回家......等等,
就丟臉的大哭了ㄧ場,再怎麼樣理智都被風吹跑了。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著名動畫師關於角色眨眼動畫的建議

Mike Caputo:

需要重點指出的是現實生活中的眨眼的方式和演員、動畫師所用的根本不一樣。這裡Ed Hooks要插話了,但是現實生活中我們眨眼因為我們需要。演員們眨眼是為了達到戲劇化(或者喜劇化)的效果。一句話,你的角色只有當起到幫助傳達情節的作用時才會去眨眼。
頭腦中有了這樣的概念,到底是用同步還是異步的眨眼,就完全取決於動畫師、導演和當前的故事點了。我笑有些人發信息四下尋找這種事情的「規律」。對我來說,規律很簡單的角色應該做任何符合角色性格的事,任何符合動畫風格的事,任何傳達情感、情節或故事點的事,是不是?

Avernir Sniatkov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夜不睡覺...就為了彼得杜拉克的ㄧ句話:知識型工作(者)。
查了ㄧ篇論文、又一篇論文,一堆文章,
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都是敘述,所以全部看完。

雖然看簡體的pdf是可以,但是速度大概是繁體的ㄧ半;
因此在期間用了ㄧ個pdf轉word的軟體,還不錯用。

順便抓了幾個ocr軟體,尚書、丹青都抓來了,
用完之後我要告訴大家...還是不要指望它們了。
哪一天我找到好用了再來昭告天下...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EART & SOUL (OP)

作詞:稲葉エミ
作曲:ヒロイズム&坪広志
編曲:ヒロイズム&坪広志
歌:雁行真依


無敵の情熱 素敵に壮絶
一度決めたら 迷わない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ハゲしちやお.mp3
(哆啦A夢 大雄的魔界大冒險-七人魔法師 ED)

<歌:夏川里美>

<歌詞>

若是黑暗將你吞噬 我將成為你的雙目
若是痛苦已難以言表 我將為你唱起這首歌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