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念一念生管,就把以前的歌拿出來聽。

宋岳庭的Life is a Struggle
這首歌呢我很喜歡,雖然厭世卻還帶有希望,不若Black SunnyDay

聽這首歌時我想到哥哥,不曉得他過得好不好;
在陰暗與黑暗的種子下,緩緩發芽的特質,扭曲變形散發出沉墨似地華麗氣勢。

為什麼有些人能在光明之下成長生活,個性卻差得不得了;
即使好不容易培育地具備常識、有共生意識、懂得與人相處,卻還是有時候做出不該的事情來。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稍微整理一下最近看到的東西,排列有閱讀時間的先後順序:

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

BLOG:
Link
(播出時刻的資料、訪談紀事、MSN用小圖及動畫)

募車計畫:

Link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在圖書館唸書,連帶著也看了一堆雜誌
大概就是皇冠,商業週刊,圖書館裡存的畢竟不多,一直往舊雜誌翻

看了機器女孩與大象男孩,以及130公分的巨人
主要是在一個主題:身心障礙者,主旨是幫助他們,給他們機會

一個嬰兒的形成其實是很繁複的,在媽媽肚子裡長出來的孩子,
不一定每一個都很完整,少了什麼多了什麼,都是很有可能的事

羅惠夫基金會的解釋是:因為上帝造人的黏土少了一塊,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吶...我真是不懂得,一下子說我也很久沒去社辦,很有譴責味道;
一下子又說,妳也常常來社辦,就做一下值日生吧。

做值日生也沒什麼關係,只是呢...一下子很久沒來一下子又常常來,
我真是搞不懂你呀~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見到一句話:為愛而愛,是人;被愛而愛,是人。
至於我呢一半一半吧,但絕對不到神,我只是個人,渺小平凡,忘性頗佳的傻子。

今天跟敏姿談話,她還是那樣的殺氣騰騰、冰清倔強。
我覺得我好久沒有跟過往的人說話,為什麼呢?

因為我沒有什麼話好說,許多話說完就忘了。
很薄情呀?

我只是害怕罷了,害怕養成了習慣,去做個薄情人、當個傻子。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205072008794

我跟我哥其實以前感情也沒有特別好

後來國中我被班上同學欺負

我在學校就哭了,打電話回家

後來我媽就把我帶回家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上午做了很奇妙的夢。
夢到我未婚懷孕,父母知道了很難過驚訝,卻還是這樣決定把孩子生下來。

不是從懷孕就直接跳到生產那樣直接,
而是慢慢地度過那十月的過程,不過大部分都不記得了。

只記得那種心情是很倔強難過的,至於父母則是一直都很痛心的表情、
而弟妹們則無法理解,卻又好像知道這件事不光彩且嚴重似的,總是一臉驚嚇。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夢到...和屈去一個像光華商場的地方。很亮很大,人都像是日本人。
不曉得那個台灣是怎麼回事,和日本是有土地連接的,一跨、就到了。

去逛了一陣買了什麼,就將包包放在那個地方,又去逛;
回來的時候包包卻不見了,於是我留在那兒去找,找啊找的卻到了大舅開的店裡。

很奇怪的轉點,不是睡的沒有中間記憶,
而是真的就這樣轉的,好像經過一場白濛濛的霧裡。

在大舅的店裡與老房子中,有上次去採訪土黏香的同學們、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了,洗完澡吃完藥,可以打個短短的日記;
為了表示慎重,所以難得地我用word來打這篇。

每次回鹿港,回來總是感傷,或輕或重;其中之一來自於,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很沉重的,在這間房子裡有太多回憶,沒有辦法簡單地家居起來。我明白每次回去總是面對著一些期待,但我總是不曉得它們朝向哪裡,真切如何。就是這樣的感傷疑惑,總是沉重。孩提時那樣小,怎麼懂得呢,面對不了解的該了解總是以討厭來表達自己的無力。

所以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離開鹿港時的眼淚越來越少。小時候真的是倔強卻又忍不住盈眶的酸楚,只好速速背過身躲進車子裡去才偷偷滴下淚來。但年紀越大就用麻煩或著討厭開始掩蓋自己,所以眼淚也不再落下,只是逃避。但是人類尋找到自己的語言需要多少時間呢?一定很久很久甚至終生不得吧,實在是人們的原罪。

我知道從脫離高中那一年兩年的放蕩,許多特質已經不如從前。但取代的是感覺非常敏銳,對情境情景的感覺更敏銳了。已經不是多愁善感那樣詩情畫意,而是……精神病患那種妄情境界。非常、非常的多感,感的都是那麼沒有共鳴的東西。它特別嗎?只能說我甚至覺得,它讓我覺得講話都不行了,都要被譏笑那樣的可悲。

但是、那就是我的語言吧。所以當我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及許多話語之後的串聯,就忍不住落下淚來。無可遏止地那樣落下來來,輕鬆還是痛快呢?不吧、只是有那樣終於的感覺,被忍住的終於解放出來。所以人尋找到自己的語言,所需要花的時間究竟有多長呢?那路途必定是條黑暗隧道、人心之中一世紀那樣苦痛漫長。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看了醫生、很痛地挨了一針(真的超痛、好粗的針。)
下禮拜二還要檢查~高雄好熱~

接到糖糖的電話才發現我又忘記要開會了...真是要命^^"
抱歉抱歉抱歉>____<<br />
去完醫院,因為很近所以就去了某人想去很久的澄清湖棒球場,
棒球場很涼、很大、很輕鬆,下次去我絕對要穿得很輕鬆XD

其實看棒球還滿有趣的,非常熱鬧,而且腦袋放空XD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5 Wed 2006 17:05
  • 對了

這幾天樣式變來變去對吧?

沒有啦我在研究無名的樣式語法,所以暫時會這樣子~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週日過得很像星期一,比上課日還要上課日。
一大早非常難過地在大熱天裡走來走去,去圖書館吹吹冷氣睡睡覺。

結果冷氣冷到睡不著,找到皇冠來看,
中午到學校餐廳隨便吃吃菜:一匙茄子+一匙豆腐+一夾青菜+兩碗清湯。

不是說要省錢減胖什麼的,只是我好久不吃米飯還有肉了。
媽媽這次下來說,我的牙齒比較小,所以才會沒有辦法長時間咬咬咬咬咬。
這樣還是會胖的原因呢我想是因為少動又愛吃,愛吃又嚼不爛、消化大失敗^^"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滿滿 滿滿的字
美麗的詞 魔幻的字 例如恣肆

飛翔或著 沉沒
空白達到的浮橋 淚一樣 滴下水來

月光或著 白雲
都是一生觸摸不著的 幻想

那麼多的 謊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果然吃太飽睡不好,整個晚上醒來好幾次,就算早晨起床也是脫不掉的疲憊感;
不過這跟睡不好沒有多大關係,應該是感冒+輕微中暑,雖然不太清楚,
但左右臉肌肉紋路不協調,跟莫名其妙的白蘚,使得左半臉整個都紅腫起來的樣子

一整個上午等爸媽電話的同時,就間斷地乾噁,去吃了優格是一大錯誤,
果然坐上車就開始感到暈車起來,乾噁的優格味實在是...很嘔吐
最後我實在是覺得很需要跑個洗手間...不得不中途在學校下車了,沒有送到爸媽

不過也不是不再見面啊,我覺得今天實在不是很能支撐下去的狀況...
即使現在躲在圖書館吹冷氣的我,還是覺得好難受Orz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爸媽從桃園下來。
看老朋友看我,看葉時良。

嗯...如果說人的一生,責任從家庭時期最重,
到將退休逐漸放輕,那我覺得他們已經有放鬆的心理準備了。

看到他們與老朋友的相處,我突然明白,父母不只是我們的父母;
他們也曾經是年輕的學生,有情人有朋友,有他們共同經歷的過去。

我是很不能放開過去的人,但今天呢爸媽和老朋友談到從前,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