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至少我清楚我在作什麼。
不是什麼沒想,只因為喜歡就下去作的,有思考過很多。
很認真了才會去想,去改變,然後不顧尊嚴地實現。

是的,我不能飛,但至少可以勉力行走。
有時候很長,有時候很遠﹔到了目的地,或無功而返﹔
那是因為我還有雙腿,也只有雙腿才能夠行走。

不行走的雙腿有什麼意義呢?
人不是被推著往前走,就是選擇自己的路。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30 Thu 2004 12:42
  • 密碼文章

成人世界的門檻是很嚴謹的。

不過我想大概最多人被迫使用的方法是戀愛﹔
戀愛使人圓滿,圓滿必定苦痛。
我不曉得是不是必須那樣作,猶豫猶豫再三猶豫。

這已經不是告白不告白的問題,而是必須揮別我的繭﹔
告別許多人因為我的孩童稚拙,加諸我身的疼愛與羨慕。

妳問我要怎麼作?我怎麼知道怎麼作。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30 Thu 2004 01:40
  • test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又莫名其妙睡著了,最近老是這樣。
燈火通明的真是無話可說......(嘆)

見到雪織的相簿,她在日本過得好嗎?
妳以為可以輕易遺忘的,往往不能釋懷,也許並不重要,只是一小角。

只要一見到那時候相關的任何人,那種苦痛柔軟的心情又回來了。
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久到我自己為遺忘,卻什麼時候都在我身上。

是的,那段時間到現在,還是我的支柱。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26 Sun 2004 03:30
  • 冬風

我想,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了。
立足點這件事,本身已經沒什麼輕重。

被推入了的陷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小心?

是不是認真生活的人,其實比誰都現實而言無愧懼﹔
還是說害怕寂寞的人,本來就不得善終。

上帝對夏娃的懲罰,本來就包括戀慕亞當這一項。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25的日記比較特別。

還是很感謝我的朋友圈裡,有各種不同的人﹔
感性的人、認真的人、理智的人、柔軟的人。

剛從學長家回來,去的時候絕望又沮喪,回來的時候算是有精神了﹔
只是稍微小睡了一下,溫暖的沙發與大衣,讓人安心的是人的絮語。

並不粗暴,非常平凡,阿里山呀電玩,很安心地讓人感覺舒適﹔
這樣不用去講什麼想什麼就可以被接納,沒有比較沒有成就,這樣簡單。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從今天,我怎麼打算都不用跟別人講。
謝謝愚給我的歌,時常都能給我一些好東西,這種時候給的東西也很貼切呢。

I can fly
作詞:Yaiko 作曲:Yaiko

例えばそう
豪勢な食卓を前にふてくされたら
かわいくないかしら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3 Thu 2004 21:56
  • 密碼文章 花火

我喜歡仙女棒,比任何禮物都喜歡。
當火花熄滅的時候,可以許下很多希望,尤其是結束之類的願望。

如果我能夠告訴自己,戀愛是為了書寫,這樣可以輕鬆一點﹔
我知道這個地方已經因為我或著我們而污濁起來,
就好像漣漪一樣,濺開了泥沼,一層又一片的污泥綠藻。

這不是誰的願望,誰都不是。
我只是想要去愛某個人,也或許是討厭寂寞。
而那個人也心思單純,其實那樣我很羨慕,而或許如此才會這樣難過。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3 Thu 2004 01:53
  • 密碼文章

這個嘛,學長的事到此為止﹔夠了夠了,我想想,
到底是為了很難接近才這麼費力呢?還是因為無法接近才執著了起來。
不論我怎麼欺騙自己,其實都是喜歡喜歡喜歡。

是的我知道,可以很任性﹔枉顧自己理性的警告,胡來地繼續前進。
但是腦子裡在提醒我,那個狀況,有很多...就像在開車一樣,很不容易。
其實這也算是讓我的生活有點事作吧,嗯,在沒有鳥又沒有目標的時候,很輕易就察覺到寂寞了。

抱歉真的很抱歉,給很多人帶來麻煩。
總有一天能夠自己走出自己的心情,喜歡或不喜歡只是瞬間勃發的感情。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21 Tue 2004 23:29
  • 密碼文章 秘密

嘿嘿感謝學長。

把秘密吐出去之後超輕鬆的,不過換學長傷腦筋了吧:P

好像爸爸的學長~~^V^


今天在社辦吃了湯圓,好想家。

我果然不是適合暗戀的年紀了,一點都不可愛呀。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跟那孩子聊了一下天,我也懶得說誰是誰了。
總之是從很久以前就認識的...那時候我很灰暗吧,完全不是說我活潑學長們可以想像的樣子。

嗯嗯算是從以前到現在,了解我的人之一唷,很少數的。
跟他聊天總是很快樂的,當然也有被生氣過多次(我惹他生氣的),不過上了大學以來(啊,還有他的決定之後),講話的情況很流暢了。

嗯嗯也許總有一天,成為這樣軟弱的我的支柱也說不一定?
總之是很愉快的事情,即使明天又要面對那樣多的負面情緒,總也是有這樣愉快的事情在嘛。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20 Mon 2004 20:16
  • 好了

好了今天的日記。

又開始胡思亂想了,在新的狀況下重複鳥兒那時的心態。
這證明我還沒什麼長進,還是那樣患得患失、對自己毫無信心。

真是受不了,兩三天給自己催眠一趟吧。
今天的日記就這樣,明天也要加油唷。

任何事都要努力才行,自己的心只有自己能控制而已。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夢,夢到...父母?那一定不是我的父母,當然不是。
應該是聖誕節的日子,夢裡的那對父母似乎離異,又因為什麼而重聚。
好像是個要重圓的家庭,嗯,大概就這樣。

睡了一下午,呃,怎麼老是在睡?
大概很亂吧,睡著比較寧靜。我要說什麼...還是許願比較好了。

我希望...希望放鬆一點去生活,那麼認真太容易累了。
順帶一提我有種感覺,應該很快又可以寫個故事﹔就像四年前一樣,憑空紀錄什麼。
四年前我什麼都不懂,所以很容易就可以飛得起來,什麼話都不害怕﹔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看完濱崎步的my story DVD,感想就是,不是每個人都能作到那樣的畫面的原因,
除了創意或故事性,更核心的理由是,這個人跟別人就是不一樣的。

這個人的世界獨特,堅強或逞強或寬恕,力量強大﹔
強大到可以擴散之後,不失其氣勢,所以這個人跟別人不一樣。

這個人才能散發出如此魄力吧,所以她不一樣。
一般的MV,你覺得這歌手看著遠方之處﹔濱崎步的話,你覺得她就是看著你。

或許是專注度也不一樣,這個人已經很習慣攝影機與表演,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報告,昨天在社評晚會上,探聽到學長的八卦。
從那裡往本人深入地問下去(當然是用吵鬧的方式),學長本人否認是否認,
但更附加出來的情報是:"沒有喜歡的人,很久沒有心動,沒想過談戀愛。"

所以昨天沮喪...學長同學們對學長的八卦裡的女主角,
名字兩次出現在學長的手機簡訊裡,我忍不住去想像學長怎麼想。
他也曾經講過"沒有喜歡的人,或著說我也不曉得喜不喜歡她。"

感覺好像很沒希望~?甚至後來開始對自己說,如果真的不行就幫他一把吧。
我知道是自己該判斷是不是要繼續,嗯,總之還是想要多了解他一點。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處理別的事之前,還是想先打這篇日記。
真的很想直接寫封信去算了,但也不知是幸或不幸,經歷了鳥的事情﹔
我明白那只是將自己的心情強加在別人身上而已,不是喜歡什麼都可以。

『在別人找到妳之前,要先找到自己。』
這句話也可以用在這裡。

關於最近煩惱的那件事,我知道自己想得很多,給我意見的人也不少,被我煩透了...
但最主要的是,結果也只有自己能負擔,所以能夠想的還是要想很多。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Dec 16 Thu 2004 09:29
作了一個夢,有白衣與霞披,還有不堪的隱憂。
大體上不是很想說...只是這個夢好像在告訴我,
不喜歡的就不接受,勉強要去滿足什麼,卻又根本無法容忍,只會讓情況更糟糕﹔
善心也沒有用,我又不是好人,自己要懂。

然後好像也有告訴我,不要勉強的意思。
如果要走那樣的路,就知道不回頭的勇氣,那種堅決是重要的東西。
想要被擁抱不如擁抱自己,嗯,我明白,應該更堅強一點。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要堅強還是可以那樣堅強,能言善道到無話可說。
不過這次我都好好地要求自己,都遵照自己的想法,否則就沒有意義,我想。

人不管遭遇到什麼都激發到自己的潛能,即使是談判這種不愉快的事,
只要去面對,反正走過去就是了。

還殘留那種緊繃感,我想我喜歡...控制一個談話。
從立場到邏輯、語氣到節奏,尤其是用詞這是一種起死回生的藝術。

經過這次又莫名其妙地肯定自己,站穩腳跟,不過或許我只有在自己的房間這樣﹔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2 Sun 2004 00:05
  • 密碼文章 今日

想要堅強一點,因為寂寞會毀了我的道路,那太不值得了。
不正確的起點只會到達扭曲的終點,那對任何人都只是耗損。

今天聽了學長的話,的確真的會因為寂寞空虛而去接受某個人﹔
但到了最後,沖淡了那份空虛,接著呢?
任何關係都要用心去經營,維持那微妙的平衡,然後更成長。

如果只是填滿了空虛,很快就疏忽了,分手只是很快的事﹔
女方提出的分手,我認為那是一種不堪,那種情況我覺得,
男方太狡猾,讓女孩子提出這種要求。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08 Wed 2004 19:38
  • 以前

回頭看了以前看過的小說,大概是國三那時候,
一指神功+15'CRT+吵鬧數據機的古老時期。
說久也不會很久,不過卻已經變了很多,人要變化真的是一瞬間的事﹔
完全是碰到什麼事情,跟真正經歷的時間沒有關係。

夜訪吸血鬼,對當時的我一定很不能負荷的,那麼長的篇章,劇本式的敘述﹔
不過看完之後,那樣看完電影的感覺還是沒變,就算沒當初滿漲的那樣強烈,
還是跟以往那個青瑟陰暗的我,稍微交會,儘管只有一瞬間。

我想那一定是體諒的笑吧,那種安撫的笑:

des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